您的位置: 哈尔滨信息港 > 养生

穿越不相爱 第二百零四章 父王是皇叔杀的?

发布时间:2019-09-26 04:24:07

穿越不相爱 第二百零四章 父王是皇叔杀的?

“嗯。你放心我已经让暗影安排好了。”凤夕夜说道。

“我一定会救回怀儿,杀了夜魔。”凤夕夜冰冷说道。

“是谁,有人。”凤夕夜松开落青身上快速的朝着门口的那抹人影而去。

“糟糕。”朱雨耀看了看四周身子点地朝着外面奔去。

“有刺客,抓刺客。”院子里的侍卫也纷纷的朝着人影追去。

“娘娘,你怎么能这么做。”小蝶小心的用白纱包扎着朱雨薇的脖颈。

那儿有着一处红痕,朱雨薇也不想可是哥哥的为人一向不屑于做这些事。

偏偏自己身边又没有什么会武功可以信任的人,自己不能放过这么个机会。

不管皇后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有句话她说的没错,除掉那个孩子对自己来说也不是没好处。

何况连皇后都察觉到太子的异常,这个孩子更不能留。

“抓刺客,你们去那边看看。”

“什么声音?”朱雨薇问道。

“娘娘我去看看。”小蝶刚打开门只见一个黑影跑了进来。”

“关门。”朱雨耀喊道。

“哥哥你受伤了。”朱雨薇看着进门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朱雨耀。

“我没事。”朱雨耀捂着胸口,手上渗了不少血。

“哥哥我扶你到床上。”朱雨薇小心的扶着朱雨耀坐到了自己的床榻上。

“咚咚咚~开门。”

“娘娘,是太子院里的侍卫。”小蝶担心的看了看里面的两人。

“哥哥。”朱雨薇担心的看着朱雨耀。

“开门再不开门就别怪属下无理了。”

“砰~”的一声门被推了开来。

“大胆,你怎么怎敢擅闯娘娘的闺房。”小蝶强压下心里的不安说道。

那侍卫看眼地上的血迹,“这是什么?”

“这....”小蝶被问的不知该怎么回道。

那侍卫看了眼身边的同伴寻着血迹往里面走去。

“你们不能进去,娘娘正在休息。”小蝶栏在了两人的面前。

“让开,如果耽误了抓住刺杀太子的刺客你可担待的起。”那侍卫冷眼道。

“你....”

“是何人在喧哗。”只见朱雨薇披着件外衣披散着头发从里面走了出来。

“娘娘,是这几位侍卫在抓刺客。”小蝶轻声道。

“哦,刺客,本宫正在起休息这里怎么会有刺客?”朱雨薇说道。

“娘娘这地上的血又做何解释?”那侍卫询问道。

“不是这个?”朱雨薇撩起自己的长发,露出方才手上的脖颈。

“娘娘。”小蝶看着又被血渍染红的纱布。

那侍卫不确定的看了眼边上的人,“来人,抓刺客,刺客在这。”此时外面不知是谁喊了一声。

“娘娘是属下无礼了。”说着低着头往外面赶去。

“娘娘。小蝶一把的扶住朱雨薇的身子,“娘娘你的脖子。”

“本宫没事,你先去给大公子包扎伤口。”朱雨薇吩咐道。

“是。”

“人呢?刚刚还在这?”

“走去那边看看。”

暗星看着走远的人,松了口气眼神复杂的望着另一处。

清浅寺,“范嬷嬷你在做什么?”凤洛宁好奇的看着锅里的香喷喷的粥。

“回郡主这是老奴给太后做的药膳,太后这两日有些轻咳这是老奴从主持那里讨得药材。”

“放在白粥里面好让太后服用。”范嬷嬷回道。

“太后身子不舒服吗,范嬷嬷你怎么不早些告诉我。”

“都怪我这几日光顾着在寺庙里偷学功夫都把太后给忘了。”

凤洛宁自从经历上次差点被劫财劫色的经历之后愈发觉得武功的重要性。

正好来了清浅寺有武僧,可寺里不收女弟子,加上她她现在是在逃的身份,除了太后以及几个老嬷嬷知道自己的身份外。

就只有大明师父知道,而她又不能暴露身份以免传到皇叔的耳朵里去。

“范嬷嬷你这药膳还是让本郡主送过去给太后,你这几日也是辛苦了,你身子也不好。”

“郡主这是老奴的份内事怎么敢让郡主代劳。”范嬷嬷惶恐道。

“诶,范嬷嬷,你跟在太后身边这么多年也是看着本郡主长大的,还计较这些。”

“就这样决定,这粥我端去给太后。”说着凤洛宁从锅里把碗放到了托盘上。

“呜~还挺烫!”凤洛宁摸了摸耳朵。

“郡主小心。”范嬷嬷宽慰的笑道。

“放心一定安全送到太后那。”凤洛宁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大明法师,哀家如今放心不下的就是洛宁,皇上怎么对待哀家,哀家认了。”

“只是洛宁是无辜的,她的父亲死在了她亲皇叔的手上,现在皇上又如此待她。”

“如果早知道今日,当年哀家就是死也要拦着皇上赐死皇儿。”

“也不会让洛宁沦落到今日这般,这孩子怎么这般命苦。”太后说道。

“世人贪嗔痴慢疑,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受困于世。”

“人的命自有天数,太后执念于过去是爱别离

穿越不相爱  第二百零四章 父王是皇叔杀的?

,皇上心心念念求而不得。”

“而郡主的命数早已被牵扯在了其中,非你我能改变。”

“大明师父,哀家犯下的杀戮,哀家来还。”

“师父,哀家不求其他,只希望洛宁能幸福,如今她从云国跑回凤国。”

“此事若是被皇上知道怕是连哀家也素手无策,哀家只希望大师能收留洛宁保她一命。”太后说道。

“出家人慈悲为怀,日后若是老衲能帮的定会帮助郡主。”

“谢大师,咳~”

“怎么会?”凤洛宁不敢相信的自己听到的东西。

原本她正准备把手上的东西送去给太后,只是刚靠近就听到了太后与大明师父两人在对话。

她也不想偷听,只是刚好听到太后提起了自己,只是没想到越听到后面。

父王,父王是皇叔杀死的,凤洛宁不敢相信。

皇叔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死父王,那个女人又是谁。

凤洛宁只觉得自己满脑子一片空白,难怪太后会对自己这么好。

都是因为父王,“郡主你怎么回来了,这粥?”范嬷嬷看着端着托盘回来的凤洛宁。

看了看托盘上已经有些冷掉的药粥。

“范嬷嬷父王是怎么死的?”凤洛宁抬头看着眼前的人。

“郡主怎么突然问起这个,太后不是说过了吗,王爷从小身子就不好,病死的。”范嬷嬷不自在地回道。

“病死?是吗,那整个王府的人都是病死的?”凤洛宁追问道。

“郡主!”

“父王是被皇叔杀死的对吗?”凤洛宁冷静的说道。

范嬷嬷手上的东西掉落了下来,“郡主你这是从那里听来的,怎么可能。”范嬷嬷蹲下身子去拣地上的东西。

“太后亲口说的,范嬷嬷相必定是知道些什么。”

“太后。”范嬷嬷看了看那原封不动的药膳,心中懊悔,怎么忘了太后正和大明师父....

郡主定是听到了些什么。

宁波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宁波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宁波妇科
宁波妇科医院
宁波妇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