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哈尔滨信息港 > 养生

Amen一个德国App的生死历程

发布时间:2019-03-19 10:11:41

Amen:一个德国 App 的生死历程 许多创业者可能认定了某个方向就一直做下去,而忽略了产品与需求背后存在的种种问题。本文作者为 Facebook 设计经理,她分享了对一个失败项目的反思,以及创业过程中的经验与教训。

*本文作者 Caitlin Winner,Facebook 设计经理。文章来源 Medium,由 TECH2IPO/创见 阿九编译

在我(原作者)加入 Facebook 的两年前,我和别人一起在柏林做了一个名叫 Amen 的 App,口号是「列出和坏的一切」。当这个疯狂的项目终结束时,我才意识到当初我们提出的口号是多么贴切。下面是我关于 Amen 的一些思考,从它的创立到结束、从经验到教训;包括哪里做得对,哪里做的可能不那么对。

移动端、本地、社交!这是 2011 年早期,那些想迅速找到投资的 IT 创业公司的口头禅。那时,Instagram 变成了大生意,Foursquare 的争夺「市长」头衔仍然有趣,Snapchat 还没出生,Facebook 移动端在 html5 上表现不佳,只有 Google 算出了在互联上如何赚钱。只要宣称自己是下一个 Twitter,不管有没有靠谱的盈利模式,都有投资者们愿意买单。

我们在发布前做了非常出色的预热宣传,以至于 2011 年的春天,我们在 TechCrunch Disrupt 大会上发布 Amen 时,热情等待的用户令我们大吃一惊。前期宣传非常有效,Amen 天就获得超过 2 万的用户。就 2011 年来说,

Amen一个德国App的生死历程

这个数字已经很好了。而且在发布后,我们的用户一直处于持续增长中。

Amen,还是 Hell No?

Amen 有着活跃的气氛和类似成功游戏的操作手法。它的原理是这样的:用户先写一句话「Berghain 夜总会是柏林跳舞的地方。」(好像有点儿极端化)他的朋友要么说「Amen」赞成这个观点,要么说「Hell No!」(不行),然后写上他的观点。然后,一个「在柏林跳舞的地方」的名单就这么诞生了。

我们希望让 Amen 成为一切「」或「坏」东西的明确指南,然而随着它的发展,有些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首先,有生活气息的名单并不怎么有用,比如极客的活动是寻宝,而对香蕉来说坏的地方是手提包底部。这些名单让我们感觉无从下手。

其次,用户很难找到一个对自己有用的名单,因为 Amen 的主要作用还是发表观点。现在回想起来,比起有用的观点,判断观点是否正确这件事对用户的帮助更少。

再次,有用的名单变得相当大众化,因为人们都喜欢附和。比如「有史以来的五本书」,终结果如下:

哈利·波特

小王子

达芬奇密码

指环王

密码

,更让我们意外的是,很多核心用户更喜欢用 Amen 和别人聊天,而不是分享观点。

如果活跃用户的行为偏离了你引导的方向,低质量的内容充斥了你的系统,你要怎么办?继续为他们干下去,还是干脆叫停?后来的事情更让人灰心。

做大还是回家

刚开始做 Amen 时我们信心满满,觉得一定会赢。那些繁忙的工作、公司间的乏味竞争并没有让我们停下来,事实上我们当时正想着继续做大。而在一年后才开始寻找自己,这让人有种焦虑感,因为这不是赢也不是输。我们维持着好看的用户数,同时伴随着用户聊天,一些有趣和有用的名单陆续出现。我们花了好几个月时间让 Amen 进入主流,因为它看起来可能还没那么成功。

我们为喜欢旅游的人加了「发现」标签,方便他们旅行时找到当地的名单;为图片特写引入文本,在完善个人资料上花费大量时间,至于这么干的原因我已经不记得了。在终承认 Amen 失败前,我们还雇了相关专家,花了很多精力和时间来测试登录页面,试图让它更快。

怎么才能赢?

我们的创意取决于有序的社会数据(可以说德国就是一个非常有序的社会):Amen 试图理顺全世界的信息,用算法弄明白人们的感觉,并成为全球个这么做的服务。我们的个设计理念就是要为展示观点做出好玩的有组织的界面,而我们的反馈机制——通过二选一来表示同意或反对——是丰富并且可协作的,更重要的是,它们能产生有序的名单。

因为目标为有序,所以我们并没有花太多时间去想明白为什么用户需要这样的名单。当人们买东西做决定时,他们需要吗?他们是否想及时知道朋友的倾向?或者,他们只是想无需动脑就消费「」的名单?我们不知道,这也导致了到,我们也没有处理任何明确出现的问题。

在 Amen 中另一个被用得非常好的功能是「寻找附近的地方」。现在看起来,与其说是对某地发表观点,倒不如说是结合了 Yelp 和 Foursquare 的特点,这更像一个寻找当地披萨的全天候 App。

另外,我们其实还应该在朋友圈里推荐产品,在的儿童监视器名单、的制动液名单、的度假小说名单旁边显示亚马逊上的相关产品。

更难的地方是,我们本来应该让「建立有序数据」这个想法滚蛋。人们喜欢共同创造乐趣、互相模仿,流行文化就是这么产生的。为什么会这样?有序会压抑创造力吗?我希望将来有天会明白。

如果深入挖掘以上这些问题中的任何一个,都有可能终做出一个更垂直的服务,只有这样服务才真正存在价值。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