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哈尔滨信息港 > 美食

小楼又东风分集剧情介绍1827集

发布时间:2019-06-09 02:39:10
婴儿咳嗽怎么办
婴儿咳嗽怎么办
婴儿咳嗽怎么办

电视剧《小楼又东风》正在热播中,各位小伙伴都追的怎样了呢,下面为大家带来了小楼又东风分集剧情介绍(集),一起来看看吧。

第18集:寿民暴露身份 晗芝误会高晨杀父

高晨面对林灿荣的质问,泰然自若的应答,回答的滴水不漏。林灿荣听罢,顿时没了对策,全凭高晨一人主张。于是高晨表示将人放回,安插眼线监视商贸公司。林灿荣听了这结果,内心不满,却只好听取。

寿民与金棠回到公司。金棠劫后余生,激动的拥抱寿民,以示心中的欢喜。寿民对此却不做表态,紧急投入接下来的工作中。寿民知道当下还受敌人监视,要金棠尽快完成剩余工作,取消据点。

晗芝继续充当晗园管家,这天在高晨手中的报纸看到寿民发出的暗号,急忙来到寿民的公寓。看到寿民安然无恙的回来激动不已。寿民用力拥抱晗芝,两人为此刻的重逢感到珍惜不已。寿民认为暗杀高晨的计划迫在眉睫,再度和晗芝商议下一步计划。寿民看出晗芝变得摇摆不定,整理一番思绪,只好将吕其松的死亡重述。可惜寿民等人都弄错了真相,误以为高晨杀害了吕先生。

晗芝得知自己为敬重亲爱的父亲竟然死在自己心爱的人手中,感到难以置信。回想事发当日,高晨曾那么痛苦愧疚的将自己找回家。寿民以为晗芝太过天真受了高晨的哄骗。可渐渐的,寿民看出晗芝埋藏心底对高晨的喜欢。

寿民继续阐述计划,要晗芝周天带高晨去金门咖啡馆,然后自己会带队在对面的窗户瞄准高晨,一枪爆头。而今夜要晗芝回到晗园,如果邀约成功便亮灯发出信号。晗芝当即表示即便用下三滥的美人计勾引也一定要让高晨答应。一语惊得寿民从一旁跳起,碰掉了晗芝包里的茶叶罐。寿民严令禁止晗芝以自己的身体作为代价。晗芝对寿民的态度感到不解,完全没注意到寿民对自己情感的变化。

高晨几次遭到暗杀,让胡先生也感到担忧,想派人暗中保护高晨,被高晨谢绝。卧底身份越少人知道高晨则越安全。高晨知道已经备受林灿荣的怀疑,眼下的局势其实更加利于伪装。

高晨回家吃饭时,觉察出晗芝的变化,从前总喜欢与自己作对,刻意与自己唱反调。今天却格外逆来顺受,可仿佛笑里藏刀。高晨忍不住询问,晗芝也不隐瞒。直言提到父亲的死亡。晗芝无法说服自己,对于父亲看重又悉心照顾自己的人,难道真是杀害父亲的凶手。

当高晨听到晗芝主动谈及父亲,一丝内疚从脸上一闪而过。转而变得若无其事。高晨冷漠的反应彻地激怒了晗芝。到底是高晨太过懂得伪装,还是晗芝愚笨。竟完全看不出高晨有半丝愧疚或是慌张。

饭桌上气氛变得有些凝固。饭毕,晗芝开始邀约高晨周天一起喝咖啡叙旧。高晨不敢和晗芝走太近,免得让晗芝被林灿荣盯上,引杀身之祸。一而再再而三的推辞。晗芝见无法说动高晨,决定下狠招。

夜里晗芝换一身轻薄粉色睡衣,胸前幅度令人遐想万般。粉腮微晕,长发披肩,脱俗清雅。晗芝缓缓步入高晨房间,再度邀请高晨陪同自己喝咖啡。高晨回身看到晗芝的模样,一时失神。看着晗芝肤若凝脂宛若瑰宝镶嵌于粉色丝绸之上。可晗芝拙劣的演技,僵硬的身体,故作放浪的模样让高晨啼笑皆非。高晨虽不知晗芝究竟什么目的,可知道晗芝并非真心亲近自己。这时电闸短路,整个房间沉浸在浓墨般的夜色里。

高晨推开晗芝。出门修理电闸。晗芝追在高晨身旁继续游说,表示自己只想找个老朋友叙旧,恳求高晨答应自己。高晨看晗芝为了喝一杯咖啡如此折腾,有些不舍。随口答应了晗芝的邀约。晗芝对高晨突然的转变惊讶不已,而一旁的高晨还沉浸无限遐想之中。准备与晗芝喝过咖啡再看一场电影,顺便吃过晚饭。算是晗芝离开晗园的饯别礼。

可晗芝知道,假若高晨真的和自己出现在咖啡馆,那之后的一切幻想都是虚幻的泡沫,即便不伸手触碰,都将尽数破灭。晗芝一颗心,又开始摇摆不定。

经过再三的思索,内心痛苦不已。可终,晗芝还是在房间内亮起了信号的灯火。寿民在远处看着灯火,心中有一份释然。

高晨清早打到所里请假,可林灿荣无论如何要高晨到所里报道。冥冥中,高晨感觉将有大事发生。来到调查所,林灿荣表示友尚抓回了寿民的人石锐,已经全然招供。寿民就是军统的人。还交代了下午要暗杀高晨的事。高晨接过友尚记录的本子急于翻查是否有晗芝的名字。林灿荣转念一想,询问高晨何故要与晗芝去金门咖啡馆。高晨胡乱编造了理由,心里早已七上八下。

第19集:惊险试探 晗芝决心离开高晨

老奸巨猾的林灿荣对晗芝仍旧充满猜疑,好奇既是高晨提出去金门咖啡馆,而军统的人又怎会得知?高晨故意将引线引到所里,称自己在所里说过要去咖啡馆的事。林灿荣不死心,要高晨当面打告诉晗芝不回晗园,直接在咖啡馆见面。而自己已经安插人手,要以咖啡馆为中心,来个瓮中捉鳖。

高晨在里刻意提到昨夜撬锁的事,表示自己会派人换锁。这话刻意说给林灿荣听,由此高晨派人替家里买锁便有了理由。回到办公室,高晨急忙用特殊方式,把下午行动的事写在纸币上。派人到胡先生那买锁。

胡先生听闻是为晗园买锁,接过纸币,用特殊药水轻轻擦拭出字迹。转瞬便写匿名信通知了商贸公司。

高晨在明白晗芝约自己喝咖啡的真正用意那一刻,感到心脏被狠狠腕去,却还是不由自主的为晗芝担忧。而晗芝内心也煎熬不已,略施粉黛,掩去泪痕。

金棠接到信件,急忙排查队里的成员。排查后发现石锐被捕,并且已经全数招供。于是紧急通知了所有行动人员。当寿民得知这一消息,内心惶恐不已,唯恐晗芝为此枉丢性命。

林灿荣带队来到寿民的住所。敞开窗帘,以表示行动继续。这时林灿荣突然捡到一个茶叶罐。高晨一眼就看出是自家的罐子,手心攥满汗水。幸好林灿荣只知高晨喜欢碧螺春,可不知罐子来自高晨。

高晨命人回晗园接晗芝,担心大局已布,而晗芝不出席。随后寿民开车前来通知晗芝。却发现晗园已人去楼空,当即命令金棠前往金门咖啡馆。金棠知道去了必是死路一条,不愿寿民冒险。而寿民一心想着晗芝,不肯听劝。

晗芝缓缓从车上下来,每一步都走在刀尖而自己却不自知。高晨一颗心紧悬着,如履薄冰。完全对周围环境不明了的晗芝只知道按照寿民教的一套去做。每每处在危机关头都是高晨出手相助。即便晗芝没有一丝破绽,可林灿荣心中的疑虑迟迟无法打消。咖啡馆内,布满了杀手,手枪揣在怀中,关注着每一个往高晨走去的人。

晗芝也担忧的盯住进门的每一个人,神经紧绷,心思全然不在高晨身上。也完全不顾高晨在一边数次提醒别四下乱看的警告。此刻等待的每分每秒,对晗芝而言都是煎熬。

林灿荣久久等不到军统的人出现,猜测自己的计划已经败露。准备收队,而关注点全部落在晗芝身上。从一开始的搜身,到后来故意拿着茶叶罐摆弄,以及询问晗芝是谁出主动提出到咖啡馆叙旧等等。晗芝都惊险的避开所有雷区。林灿荣这番亲自试探晗芝,发现确实如友尚所言没有问题,才放走了两人。

待晗芝上了高晨的车,远处暗中观望的寿民也终于松了口气。调转车头离开。高晨对于晗芝做事完全不过大脑,在咖啡馆内破绽百出的行为气急败坏。将自己所里行动的一切告诉晗芝,可当晗芝得知自己是没有被通知行动取消的人,仍旧执拗的为寿民开脱。面对晗芝的这番死心塌地的痴情,高晨满腔怒火却又只得吞下。

回到晗园,高晨一路将晗芝托着带回房间,开始质问。高晨不恨晗芝想杀自己,只恨晗芝看不清是敌是友,不懂用头脑分析事情。高晨更惋惜晗芝受军统利用,却不被教授任何特工知识,只被拿来当做炮灰戏耍。可高晨的一切用心晗芝都看不明白。还沉浸在高晨杀死自己父亲的仇恨之中。可是要她亲手杀死高晨,她却又下不去手。两人就这么僵持着,对峙着。终晗芝抢回自己的手枪,自顾自的离开。坦言要离开高晨。

第20集:寿民爱上晗芝 晗芝偷袭高晨

走出晗园,晗芝发现商贸公司已被查封。刚做好好流落街头的准备,又突然想到寿民给自己的钥匙,于是找到寿民提供的安全房。寿民果然也藏身屋内,看到晗芝安然现身,激动的忍不住拥抱。当寿民得知高晨知道了一切,却完全没有为难晗芝,甚至随随便便放走了晗芝感到不可思议。

身份暴露,眼下必须谨言慎行。寿民让晗芝留宿在安全屋,第二天再一同撤离。面对寿民迟来的关怀晗芝置若罔闻,已经很难掀起内心的一丝涟漪。面对漫漫长夜,晗芝怀念着高晨的柔情似水,难以安眠。而高晨打开空无一人的晗芝房间,望着空荡的房间怅然,将灯熄灭,房间顿时陷入寂寥又可怖的黑暗里,孤寂被无限放大。高晨又将灯点亮,假装晗芝从未离去。

友尚将咖啡馆内逮捕回来的人一一审问之后,发现完全没有可用线索。这时高晨表示晗芝已经从晗园辞职,林灿荣心中的疑虑更加难以散去。

寿民带晗芝离开城市,远赴一个近水的村庄。这已经是藏身之所。金棠面对不速之客晗芝,充满嫌恶。一来担心晗芝为寿民引来杀身之祸,二来,是发现自己喜欢的寿民已经喜欢上了晗芝。

晗芝不想再做拖人后腿的大小姐,想做真正的战士,掏出手枪请求寿民教自己使用。可寿民现在已经不舍晗芝接近危险,只希望度过此劫晗芝能全身而退。可晗芝却误会寿民的一番心意,以为又被人嫌弃愚笨,再三的请求。寿民拗不过,开始了简单的教学与训练。

晗芝一门心思扑在练习枪法上。寿民发现专注事情的晗芝很有魅力,不再像以前一样死缠自己,可这一转变让寿民感到一阵失落。这刻,金棠也感受到晗芝的变化。深知自己已经在容貌气质上输给晗芝,不希望改变后英姿飒爽的晗芝更深的掠夺寿民的心。私下着急的驱赶。

晗芝联系了数日枪法,这天换下粗布麻衣,换上旗袍。乘船回到了晗园。晗芝在门外发现晗园有人把守,略施小计,引开外人,自己偷溜入内。

林灿荣与高晨、友尚喝酒谈天。林灿荣宣布了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电讯科更换了监听设备,监听到马思南路一带有人半小时发一次电报,内容是国共一场大的交易。回顾曾经一场钢材事件,国共两党合作以大量物资换取两船制造炮弹的钢材。上次出师不利,没能截获物资。而这次,林灿荣心中有一场大的阴谋。准备让高晨、友尚行动,在今晚靠岸的目的地守株待兔。截下物资的同时,抓获国共双方的人马。

高晨刚回到晗园,又接到林灿荣的,嘱咐高晨不要走动,随时待命。此刻晗芝猫着身子从外面近来,对准高晨毫无防范的后背举起了手枪。可直到高晨放下,晗芝都没舍得开枪。高晨感受到身后有人,猛地回身举枪。晗芝受到惊吓,猛的一枪打中高晨。

高晨被射中小腿,行动不便,可看看时辰不早。急于向胡先生通风报信。只得让晗芝跑这一趟。高晨丝毫不做掩饰当着晗芝的面将暗号写好夹在棋谱中,诓骗晗芝之前与棋友相约,如今不能赴约,需把棋谱送达。晗芝听闻这一行动能救自己想救的人,也不管高晨究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带着密封好的棋谱离开。

上级知道寿民的据点被发现了,却迟迟不派人接应,不发布下一步行动的消息,不顾寿民与金棠的死活。寿民日日等待消息急得火烧眉毛。可对于军统的极度信任,寿民唯有耐着性子等候。晃过神,寿民发现晗芝已经失踪一天。金棠泱泱的表示,晗芝已经独自离开。

第21集:晗芝得知高晨卧底身份

面对寿民的质问,金棠觉得甚是委屈。收留晗芝本就不符军人的严谨,现在竟还为她的不辞而别与自己大发雷霆。当寿民听闻晗芝很有可能回了晗园,要找高晨报仇,内心的惶恐再也无法让他坐寝安食。

晗芝拿着高晨递交的棋谱,心中的疑惑无法抹去。借从寿民那学会的招数,终偷看到高晨通报的重大情报。来到高晨指定的地方,晗芝索性将自己的所知所闻悉数摊牌。晗芝如此草率莽撞,只因想求证一个真相:高晨是不是杀死父亲的凶手。

晗芝自以为长久的相处,已经足够了解高晨。可面对高晨一次次放纵自己,甚至以性命相护。眼下又帮扶抗日组织递交情报。接二连三的事件不断颠覆着晗芝的认知。胡先生知道晗芝的身份,更知道晗芝在高晨心中的分量。可抗日救国是不可草率的大事,半句真言就可能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胡先生只得表示,让晗芝相信父亲,相信父亲相信的人。

晗芝送完棋谱回来呼唤高晨却得不到一丝回应,突然感受到一阵慌乱。晗芝再三确定枪伤位置并非动脉,可高晨疑似昏死的样子让晗芝对基本常识感到怀疑,一个劲的摇晃呼喊。转眼晗芝便哭成了泪人。感受着怀中可怜人的哭丧,高晨才不紧不慢的发出声音。

晗芝确信了高晨的身份,突然释怀了高晨的一切所作所为。战乱中的爱情哪有和平与幸福,而高晨身为底下抗日分子潜入地方做了卧底,又怎能为一己之私将爱人放上高台,让敌人日日觊觎呢。晗芝突然变得无欲无求,只希望留在晗园作为管家的日子能延续长久一些,晗芝不再奢望成为高晨的妻子,不再奢望成为像父亲一样的热血爱国青年,不再奢望能练就一身武艺杀死高晨。

这天晗芝上街为高晨买药,被追踪而至的寿民拉至隐蔽的地方。可眼下的晗芝已不想再与寿民有更多瓜葛,只希望安静的陪在高晨身边。这一切变故让寿民痛心不已,还没来得及反应,一把冰冷的手枪对准了晗芝的头颅。

金棠无法忍让一个曾经为军统做事的人转身因为个人情爱投奔了敌人。欲杀死晗芝。寿民借口晗芝从未真正加入军统,命令金棠放人。寿民看着晗芝缓步离去,悔恨万分。如果一切能够重来,他一定不会让晗芝走到高晨身边。

高晨看得出晗芝有些情绪不愿释放,借口更换家具要带晗芝出门选购,晗芝嘴上说不愿意,结果到了家具城心里却乐开了花。两人像一对新婚燕尔的夫妻一同选购新品,一同布置婚房。出双入对似乎战争早已远去,两人沉溺于爱情带来的美好景象之中。

高晨那则重要的秘信,拯救了中党以及药物。马思南路的发报人员紧急撤离,当晚更是改变了交易位置与时间。友尚带队扑了个空。这让林主任非常恼火,对内部有卧底的怀疑更甚。林主任交代高晨与友尚,不久后调查所将有重大改革,命二人谨慎行动。

一九三九年,九月五日,汪伪特务委员会在上海成立。下设的特工总部由日本特务晴气庆胤亲自选定极司菲尔路七十六号作为活动场所。而真正控制七十六号的仍旧是日本人,在其中安插了一组日本宪兵队,控制着七十六号所有行动。高晨与友尚皆从科长荣升为副处长。友尚新官上任,一心想大干一场,在七十六号站住脚跟。

七十六号近一场组织严密的暗杀计划名为天,主要针对共产党与进步人士、国民党中统军统的特工以及金融届的部分行政人员。而这些被针对的人,对于抗战而言至关重要。胡先生表示上级要求把人员转移到香港或者大后方以兹保护。但需要高晨提供这些人员的名单。

仅一九三九年至一九四三年之间,七十六号组织的暗杀绑架事件高达三千余件。

而寿民也收到戴笠亲自向上海站下达的任务,以日占区及其势力范围之内为限,以身着军服的日本人以及汉奸为对象。无论军衔高低,如若遇到,格杀勿论。

上海顿时成了人间修罗场,街上枪林弹雨。汉奸与军统的人互相厮杀。遍地尸首,血流成河。高晨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同志牺牲在敌人的枪口下,却只能袖手旁观。身处七十六号的一份子,高晨感到前所未有的痛心,甚至感觉自己已然成为一个帮凶。

第22集:晗芝与高晨诀别 美凤回国爱上高晨

晗芝看着深夜拖着疲惫身躯回归的高晨,内心的担忧无处安放。缓缓来到高晨身边,提及晌午亲眼看到一个汉奸被人枪杀死在自己身旁的事。晗芝对高晨披着汉奸身份更是日日提心吊胆。表示想向寿民透露高晨的真实身份,被高晨警告制止。

高晨向晗芝透露:上海频频发生暗杀事件,汪伪政府让傅筱庵向工部局提出抗议,要严惩军统凶手。而寿民小组的行动,肯定要因此面临前所未有的劫难。

这话不是空穴来风,这天寿民亲自出面,准备实施一场暗杀,被敌方识破。终寿民负伤而逃。这消息传到高晨耳里,内心纠结不已,高晨知道寿民在晗芝心中的地位,那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梦中的个情人。高晨能预测到晗芝知道这一切时自己可能失去晗芝。可他还是选择告知晗芝真相。

晗芝得知后,内心掀起巨浪风暴,再三踌躇。还是决定去看望这个给自己带来无数关怀的人。晗芝有的线索就是安全屋。于是当晚冒着大雨,高晨亲自护送着晗芝前往安全屋。高晨独自站在雨中,看着晗芝匆忙离去的背影,内心慌乱不已。

可安全屋内,只有金棠一人。金棠本就对晗芝充满敌意,眼下更不确定晗芝是否投奔了高晨。对于寿民的一切金棠保持着沉默。一边烧毁着寿民的资料,一边叫晗芝快速离开。可晗芝发现了寿民的手表,内心有无数猜疑,慌乱的请求金堂把真相告知。金棠拗不过晗芝这番深情,违背了寿民的嘱咐。

高晨沉默的开着车,深夜将晗芝送往新的目的地。大雨渐停,可高晨心底潮湿一片。高晨要亲手将心爱的人送到情敌那去,纵使心痛的无以复加,还是决定遵循晗芝的选择。望着晗芝一抹清丽的背影逐步远去,高晨残缺的心脏又被狠狠撕碎。

晗芝找到身受重伤的寿民,一路扶持着来到安全的屋子。晗芝陪护在身旁,还为寿民亲手熬制了蔬菜粥。面对晗芝的关怀备至,寿民心中有说不出的喜悦。晗芝想到寿民之前落在安全房的手表,忙掏出还给寿民。寿民却表示是刻意留给晗芝,身上一点值钱的物件,为了晗芝能以后自己换些钱谋生。可面对寿民如此情深义重,晗芝愧不敢收。

林灿荣通知高晨,美凤回国,要高晨安全的将美凤护送回家。高晨接令而去,正好在码头遇上美凤被抢劫箱子。当场教训了混混一番。可高晨车子上七十六号的标志引来爱国青年的围观。大家呼喊着汉奸,几个人更是跃跃欲试要殴打高晨以泻心底的爱国情怀。

高晨为护美凤周全,为美凤挡下别人的长棍拳脚。高晨的形象,顿时在美凤心中变得威猛,英勇。林灿荣看得出自己的宝贝女儿对高晨的情感有了些许变化。

此次出国,美凤总算知道父亲与高晨都在为日本人做事。面对美凤当面的质问。林灿荣竟把自己叛国通敌的勾当讲得言之凿凿。认为不过是战争之中懂得应变,选择了利于自己的道路罢了。美凤完全不懂政治时事,甚至没有形成自己判断是非的观念。对父亲的一番话,很是认同。

美凤一再扬言要请高晨吃饭以示感谢,可好说歹说也无法说服高晨,便把重任交给父亲。林灿荣一出马,让高晨无法拒绝。到了饭点,高晨应约而来。结果美凤将高晨带到之前与晗芝喜欢的小吃摊。高晨看着一切物是人非,回想到晗芝的点点滴滴,愁绪萦绕心头。当美凤得知,现在高晨与晗芝之间已经没有瓜葛,面对单身的高晨,美凤更是雀跃不已。

晗芝与寿民在之前乡下的房子暂寻了一段安稳日子。寿民听着广播里,汪精卫就任伪国民政府主席,彻地将中国推入火坑。除了上海,其余军统小组都损失惨重。再联想到自己连续两次的被迫撤离,寿民心如死灰。对于抗战,对于救国,寿民从未如此失望过。

这时寿民突然想到之前与金棠约在第二天下午两点在国泰大戏院的门口见面。金棠是目前自己能联系上的人,明天至关重要。而晗芝担忧寿民的伤势,准备代替寿民赴约。

第23集:韩寿民被捕

晗芝准备穿着在乡下穿的粗麻杉到城里与金棠相遇。寿民知道晗芝已经将一身漂亮的旗袍典当了大米,心里很是过意不去。

美凤以为父亲购买领带为由找高晨来陪自己去逛商场。这正中高晨下怀,胡先生表示集需一份人员解救名单,而名单很可能在林灿荣的家里。来到林苑,又恰巧听闻林灿荣不在家,高晨便故意将咖啡泼洒在自己与美凤的衣服上。借故去洗手间擦拭,实则偷溜进林灿荣的书房。高晨翻遍抽屉却一无所获,而此刻,林灿荣竟正好回来了。

高晨情急之下躲到门后,林灿荣来到书房正好将名单锁进了柜子,这一幕被高晨窥伺到,等林灿荣前脚离去,高晨争分夺秒的将名单用微型照相机拍下。

高晨与美凤去了商场,正好在晗芝等候金棠的戏剧院对面。高晨冥冥中感觉到熟悉的气息,其实正是晗芝在窗外窥视着自己。美凤在家具店选购商品,高晨却沉浸在上次与晗芝来时的景象,怀念着晗芝的一言一语,一颦一笑。却不知晗芝此刻就在窗外。

晗芝深情凝视着高晨,几乎将高晨吸入眼眸。这时金棠出现,打断了晗芝的深情凝望。两人结伴离去,高晨才终于回转身来,看着熟悉的背影穿着陌生的服饰。高晨一时竟不愿相信这是晗芝的身影。

高晨回到家,望着那间自己与晗芝精心装饰的房间。忽然意识到,自己一直坚守着的和晗芝的爱情,可能要放弃了。在锁上晗芝房门的那一刻,自己已经亲手埋葬了这份爱情。

金棠向寿民汇报:三天前,日本人在中央银行和交通银行放了两颗定时炸弹,爆炸死伤了二十几个职员,站长要求除去伪中储行的科长徐明生作为反击。另外再从他身上拿一本伪中储行下半年的计划书。徐明生,现因痢疾在仁济医院住院。当下小组联系不上其余任何成员,而仁济医院又安插了不少七十六号的杀手。现在执行任务实在风险过大。可寿民认为,服从,是军人的天职。

寿民已知自身难保,只得送晗芝回晗园,而自己与金棠择日启程执行任务。临行,寿民将晗芝换给他人的旗袍又换了回来送给晗芝。当下穷苦的状态,这是寿民能送给晗芝的饯别礼。以及那块名贵的手表。

这次分别,或许真的不是生离便是死别,三人都有些不舍。晗芝心中的疑虑使她更加不安,于是向晗园相反的线路跑去。

寿民与金棠伪装成医生与护士成功进入病房,寿民刚把手枪抵在徐明生腰间,就被识破计谋的敌人夺门而入。徐明生趁乱逃走,而金棠腿部负伤。寿民紧追徐明生不舍。此刻一张黑色轿车挡住徐明生去路,下车的人竟是晗芝。有了晗芝的帮助,寿民成功获得计划书,并且将徐明生就地正法。

寿民开车带着晗芝躲避敌人追捕,到一小巷深处,寿民要晗芝将计划书送到国台大剧院的张经理那。随即让晗芝下车。就在晗芝转身那一刻,敌方的车堵死了寿民的去路,寿民立即遭到包围逮捕。

寿民被捕,审问他的,依然是高晨。两人现在不仅站在身份的对立面上,更站在情感的对立面上。高晨一直对寿民误传自己杀死吕其松,导致晗芝对自己抱有敌意非常恼火。寿民却根本不屑高晨这一番言论。反而觉得高晨欺骗心爱的晗芝是龌龊丑恶的。高晨恨不能将寿民除之而后快。此刻林灿荣夺门而入,呵斥高晨放下顶在寿民太阳穴的枪。

晗芝回到安全房,将计划书用信封封存好,准备寄给张经理。高晨将寿民被捕的事转告胡先生,可从林灿荣不对寿民用刑看得出,林灿荣想策反寿民。

林灿荣显然已经给寿民布下了一个圈套,这个圈套究竟是什么,高晨还不得而知。于是高晨准备从美凤下手。恰巧美凤买了牛肉正准备去晗园找高晨一起做晚饭。而晗芝为了寿民的事,也来到了晗园。

晗芝与高晨,几日不见,再见却像隔了万水千山。

第24集:美凤向高晨告白 寿民向晗芝告白

美凤见了许久不见的好姐妹,急忙拉着晗芝叙旧。可神经大条的美凤丝毫没看出晗芝的变化,以及与高晨之间尴尬的对视。可晗芝却看出了美凤眼睛里对高晨的渴望与爱慕,而美凤则仍旧以为晗芝厌恶高晨,决心要开始追求高晨。高晨与晗芝心照不宣的避讳着两人之前的所有故事。

美凤将晗芝支开,鼓足了勇气,开口向高晨表白。而高晨则以工作为由,并没有正面回应美凤。可高晨善意的拒绝,却让美凤误以为高晨不直面的拒绝,就是答应与自己交往。晗芝在门外饥肠辘辘的等候,天空渐渐下起淅沥的小雨。

发现下雨的高晨顿时想到孤苦伶仃的晗芝。急忙到门外将湿漉漉的晗芝拉回屋内。为了能又私人空间,借口让美凤到车里等候自己。而美凤临走,竟猛然当晗芝的面亲了口高晨。

四周空寂下来,两人焦躁的心在尴尬的气氛中无处掩藏。晗芝率先打破了平静,却是为了询问寿民的消息。高晨一颗心被深深刺痛,却无法拒绝晗芝。高晨回复了自己所知的一切,晗芝却还奢望高晨能救出寿民。救出那个几次三番要杀死高晨的人。晗芝回屋收拾东西,还是准备回到安全房去等寿民的消息。高晨想向晗芝解释自己与美凤的关系却被制止。高晨感觉晗芝似乎真的,一点都不关心自己的生死,自己的情感,自己的心情。面对这一切高晨无可奈何。

高晨开车送美凤回去,心里却挂念着晗芝。林灿荣眼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与高晨一同兴高采烈的回来,对两人的关系猜到了七八分。此刻林灿荣几乎拿高晨当做自家人,对于寿民的打算也不做隐藏。直言表示十分看好寿民的能耐,势必要策反寿民,而方式是摧毁寿民的信仰。

这便是林灿荣始终不对寿民用刑的原因,要寿民不带一点伤痕的走出七十六号,以自身做一个已经叛变的信号,由此遭受舆论打压,终屈服于林灿荣。

友尚始终猜不透林灿荣的心机,只得按吩咐做事,日日好生伺候着寿民。这天寿民正在吃饭,林灿荣出面表示准备放任寿民离开。而林灿荣的此番所作所为,让寿民顿时明白自己可能陷入了更深的囹圄。

寿民前脚跨出七十六号,后脚各大报社就接到林灿荣的要求,大肆宣扬寿民的所作所为。言下之意就是寿民已经沦为叛徒。寿民回到行动组,感受到阴腔怪调的气氛。原来自家的兄弟已经听信了报纸,要暗杀自己。寿民识破了这一切,慌忙离去。

寿民转而回到安全屋,看到晗芝竟一直在等待自己,心中惊喜的难以自控。晗芝听闻寿民面临的遭遇,为寿民感到不平。寿民忠心耿耿为了军统,眼下却被小人陷害遭受千人责骂。寿民决心第二天找站长将事情说明,并且希望晗芝能一直陪伴左右。可晗芝却只想等寿民安全后,便独自离开。这赤裸裸的拒绝,让寿民感到一阵落寞。

美凤贫血晕倒,急招高晨到医院看望。美凤着急与高晨确定关系,可每每话到关头,高晨都急忙转开话题,不肯正面回应。美凤听取高晨的话,输完液,吃完药,坐上高晨的车。美凤一心希望两人能增加相处的时间,使感情升温。可惜只有美凤一人唱着独角戏,在爱情里越陷越深。

寿民走投无路,为了面见站长王天木,直接绑走了天木的司机,自己钻入车内。可天木见了寿民心里却惶恐不已。不肯回到站里,反而将寿民约到饭店吃饭。面对笑容可掬的天木,寿民难掩心中的愤恨,谈及昨天险些遭自家兄弟暗杀。

第25集:韩寿民被军统抛弃

关于暗杀,天木矢口否认,还伪装一副很重视寿民的样子,表示自己力排众议的要保全寿民,寿民顿时像抓住救命稻草,一再表示自己对党国的忠心,对天木更是愿意鞠躬尽瘁。天木收到徐明生的计划书,心里很疑惑。寿民被捕,金棠受伤被自己转移,究竟何人寄出了书信。寿民心底一阵慌乱纠结,一不愿事情牵扯晗芝,二不说明真相自己又无法洗脱嫌疑。再三挣扎还是否认有第三个人参与作战。天木发现寿民口中已经再也套不出东西,准备对寿民赶尽杀绝。

天木借口借一套住宅给寿民暂时安歇,让寿民上了自己的车。车上两个人便是天木安排的杀手。寿民真是万万没想到自己终沦为军统的弃子。两个杀手刚刚掏出手枪,便被心思缜密的寿民一眼看穿。一场激战展开。此刻一黑衣男子突然钻出,帮助寿民枪杀敌人。对方声称奉命杜月笙。可寿民知道自己落魄的状况青帮绝不可能无缘无故帮助自己,定是林灿荣的下属。眼看寿民很快猜中真相,那人落荒而逃。

美凤觉察到晗芝与自己的生疏,主动找上门约晗芝喝咖啡。可晗芝面对心地单纯的美凤,过去历经的种种实在难以开口,现实已经让两个人背道而驰。曾经高高在上光鲜亮丽的晗芝此刻沦落成美凤身边黯淡无光的配角。让晗芝更加难以平息的,是美凤一门心思讨好高晨,自己曾经的准未婚夫现在成了好姐妹惦念的心上人。晗芝只得伪装情绪,吞下苦楚祝福美凤与高晨。

美凤想为高晨挑选中秋礼物,可内敛孤僻的性格让她不好意思与高晨独处,更不好意思独自一人送礼物。便事事拉着晗芝一起。这让晗芝更加苦不堪言。

与美凤告别,晗芝回到公寓楼底又邂逅了等候许久的高晨。两人此刻相视无言,尴尬的气氛淹没两人。晗芝只得询问关于寿民的情况,可惜这次连高晨都失去了寿民的消息。临别时,晗芝注意到高晨秋日受寒,咳嗽不断,心里有些担忧。可回头细想自己能以怎样的身份去关心高晨。只能决绝的离去。

晗芝回家将高晨变作美凤男友的事告诉母亲,母亲听闻觉得非常气愤,误会高晨见异思迁是看重权财,一个劲的数落高晨与美凤。可怜晗芝内心五味杂陈却说不出口。

第二天美凤约晗芝挑选礼物,讶异的发现晗芝对高晨的喜好了如指掌。心里有些好奇却仍旧沉浸在自己营造的喜悦之中。晗芝心里担忧着高晨的咳嗽,让美凤为高晨做贝母蒸梨。美凤欣然接受了建议。

寿民整日借酒浇愁,没有金棠的消息,不敢去见晗芝,有家不能回,手足成仇人。突然听到一丝动静,寿民翻身下楼。果不其然的军统之前的弟兄,为了来取自己性命。

再度扑空的几人站在楼下咒骂寿民,脱口而出天木的阴谋。原来戴笠根本没有下令铲除寿民,一切都是天木的指示,并将所有上海叛徒归结到寿民头上,称寿民怂恿了叛徒的产生。此刻寿民藏身电杆后面,听着这一现实不敢相信。自己为天木卖命,即便是有去无回的任务也从未开口说个不字,眼下却被上司出卖。盛怒之下,枪杀了所有自己曾经的兄弟。

寿民心底的期许,心中坚守的信仰。顷刻间,崩塌了。寿民来到林宅,托佣人将自己的所在位置送达,林灿荣收到字条,一边派友尚前去抓捕,另一边又新派一队人马假扮军统的人前去假装解救。寿民在一旁看着两队人马厮杀,内心摸清了林灿荣想自己继续留在军统,但实际为他所用,从此里应外合。

林灿荣在家里继续等候消息,先等回了美凤与高晨,随后等来了成功的喜讯。接到胜利标志的林灿荣大喜过望的匆忙出门,而高晨早已猜到消息与寿民有关,急忙紧跟其后。于是高晨亲眼看着,寿民泰然自若的,走进林灿荣的车里。

第26集:韩寿民成为林灿荣的秘密棋子

林灿荣急切的希望寿民弃暗投明。结果寿民只是打算借林灿荣的手让天木进七十六号走一遭,吃点苦头。急于策反寿民的林灿荣非常乐意效劳,索要了时间地点,准备跟寿民联手抓捕天木。寿民内心被仇恨蒙蔽,完全不顾与林灿荣联手会有怎样的危机。林灿荣并不着急,继续放长线,要钓寿民这条大鱼。

友尚抓捕寿民失手,林灿荣拍案大怒,指着友尚鼻子一顿臭骂。高晨站在明处,看着林灿荣自导自演这出大戏。

第二天,林灿荣借着寿民提供的情报准确捕获了天木。寿民在天木心里早已是个叛徒,面对这番迟到的抓捕气定神闲。林灿荣亲自审问,却将黑锅甩给了赵副站长赵理君。天木听了勃然大怒,对军统的一腔热血悉数洒尽,此刻只剩下了被出卖的满腔怒火。林灿荣喜出望外的看着天木气急败坏的将上海十四个联络点统统出卖给了自己。林灿荣立刻调动所有人马出动,即刻便一打尽。

王天木的叛变引起一场腥风血雨,寿民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原想只是一个小的教训,却没料到天木竟真的投了敌。林灿荣继续打心理战术,摧毁寿民心中仅存的一点对抗日救国的信心。这次,林灿荣甚至愿意给寿民一只军队。并且保证寿民在乎所有人的周全。

晗芝迟迟得不到寿民的消息,内心惶恐,日日在安全房徘徊。这天竟然发现安全房灯火明亮,喜出望外的冲上楼去。寿民摆了满屋子的玫瑰,只为了给晗芝惊喜。这次劫后余生,寿民彻底失去了信仰,只要能够守护着晗芝,亡国或丧家似乎已不再重要。可此刻,晗芝的心已被高晨全然占据,寿民迟到的爱意丝毫无法波及晗芝的内心。现在晗芝面对寿民除了感激与尊敬,竟生不出一点悸动。面对寿民的再度告白,晗芝还是不敢欣然接受。

摧毁完军统,林灿荣这次的目标,是共党。自上次电报事件后,共党互相传递情报非常谨慎。林灿荣要求寿民守在关卡,将共党的情报联络线掐断。

晗芝将寿民回安全房的事告诉高晨。高晨对此事十分慎重,一再追问寿民说过的话。晗芝终怄气的,把寿民对自己的告白也复述给高晨听。一颗巨石砸中了高晨的心扉,而晗芝还希望高晨对美凤能多一些关怀,对自己多一些距离。面对看似冷血无情的晗芝,高晨心里更是苦楚。

晗芝回到家,发现寿民已坐了许久,还带了不少礼物,成功收缴了母亲的心,吕母一个劲的撮合两人。面对晗芝长久的不回应,寿民早已明白晗芝的心思已不在自己身上。可寿民却并不在意。哪怕不能住进晗芝心里,只要能守护着她就已经心满意足。

寿民每次行动,都能成功捕获共党的交通员。面对寿民如此得力的助手,林灿荣十分大方的附赠了豪宅金块。面对这些物质的东西,寿民心里毫无波澜,一心只担忧自己的叛变被积极向上的晗芝知道,从而厌恶自己。林灿荣心里有猜测,可不知寿民心中住的人究竟是谁。

高晨与胡先生接头。得知当下上海局势非常严峻,电报不敢发,而交通员一下被捕了四个。每个联络组都是孤立的存在,积压了一堆电报难以送出。高晨听了决定铤而走险,利用七十六号的电讯处发报出去,让胡先生花钱买通电讯处嗜赌成性的方万金,装作商人与他沟通,付他酬劳。这一方案得到了胡先生的认可。

寿民邀请晗芝到自己新的豪宅做客。将其中一件屋子的钥匙给了晗芝,要晗芝亲自开启那份礼物。晗芝带着满腹的好奇,缓缓开启那一扇金贵的大门,里面竟是一席雪白婚纱。

第27集:寿民向晗芝求婚 金棠为革命献身

晗芝望着洁白的婚纱,难掩内心的欣喜。每个女孩心中都期盼着一场盛大婚礼,自己会美如仙子,与那个心爱的人白头偕老。结果晗芝却没到,这是寿民向自己求婚的讯号。寿民屡次的逼迫,吓得晗芝落荒而逃。寿民心里除了失落还有愤恨,愤恨自己输给了高晨。让高晨率先偷走了晗芝的心。

天木叛变,在上海举步维艰,只得抱紧林灿荣这一救命稻草。为了逃离上海前往日本,不惜交递出上海军同站的全部成员。林灿荣欣喜的翻阅资料,目光落在了金棠的档案上。

七十六号行动严谨,每周都会排查发电报的纸张。高晨让放万金为自己发报的事一定会泄露,于是提前做了准备。要胡先生找到方万金,把黑锅丢给天木,要方万金说是受天木之托。

林灿荣亲自审问方万金,得知幕后真凶是天木,顿时气得七窍生烟,对天木给的名单也不敢全信了。高晨趁热打铁,称名单中有五个人是七十六号内部成员。林灿荣极度自负,如此一来倒以为天木想做双面间谍,借刀杀人。

纵然如此,金棠还是成了林灿荣的目标,询问了友尚。友尚也称金棠确确实实是寿民的手下。于是林灿荣即刻派人在各个要点持照片搜查,一经发现,立即逮捕。

金堂发现自己成了漏之鱼,所有人都在全力搜捕。甩掉一波人马,来到晗芝的公寓。晗芝见了久违的金棠,顿时亲切感倍增。自上次离别,一直挂念,却了无音讯。却不曾想如今的相见是不久后的死别。

天木的被捕让金棠顿时明白是因为寿民的叛变。听闻这一消息,晗芝始终不肯相信。可比她更不愿相信的,是始终如一深爱着寿民的金棠。但事实已在眼前,上海站所有联络点的曝光,自己的照片传遍大街小巷,都昭示着这一想法。

此刻楼下传来嘈杂声,脚步声,往窗外望去,竟是七十六号的人搜查至此。金棠不敢连累晗芝,急于离开。晗芝决定改变金棠的外形,以便暂时躲避追捕。于是拿来自己的浅绿旗袍,粉色挎包,还给金棠找了一顶及肩长发。这一番装扮顿时让人有些眼前一亮。晗芝为金棠化妆时,忆想到当年两人的初见,那时彼此都抱有极大的成见与敌意。而一番接触后,两人都为对方身上的闪光点所折服。晗芝邀约金棠战事结束后要带金棠逛街看电影,弥补为战争丢失的少女情怀。

一番乔装后,金棠也不敢多呆。外面搜查的动静分分秒秒煎熬着金棠的内心。强硬的要离开。晗芝在屋内不知如何是好,下意识的拨通晗园的。可惜长久后待高晨接起,晗芝早已耐不住心中的急躁挂断了。这一挂,仿佛也挂断了金棠的生命。

高晨再三思虑,觉察大事不妙,回拨却再也无人应答话。金棠刚走到楼下,被七十六号的人围堵,可大改造型的金棠让众人一时没能相认。这时晗芝缓缓现身,吸引了所有人排查的目光。金棠才得以接机逃离。可惜金棠没走多远,几人发现端倪,急忙飞身出门追寻。

晗芝慌忙的紧跟其后,奈何只闻枪声,不见金棠。待晗芝终于在长巷寻获到金棠的身影却被眼前景象惊呆。之间金棠身重数抢,倒在了血泊之中。晗芝刚要出面拯救,被寿民大力拉到一旁,自己出面解决了所有杀手。

可金棠伤势太重,显然已是回天无力。临死,金棠终究问出心中的疑惑,金棠要寿民一句实话,要自己爱了多年的男人,自己崇敬多年的组长,是否真的在紧要关头,选择了叛变。此刻,寿民始终无颜面对。这无声的沉默,让金棠心如死灰。

晗芝颤抖着,痛哭着,怨恨着。晗芝从未想到,自己与金棠的革命友谊刚刚冒起火星,两人刚刚变成了出生入死的朋友。却很快便要天人永隔。晗芝除了怀抱着金棠唯剩下的衣物,再也留不住金棠的任何。金棠带着那些美好的憧憬,一并走向了死亡。而金棠在,用一丝力量,保全了自己。

高晨一天一夜都联系不上晗芝感到坐立难安。此刻开会时,听闻二组被派出抓捕金棠。顿时让高晨心中一紧。当看着拍回的现场照片,那个面朝黄土倒在血泊中的,身穿浅绿色旗袍的女人。是那么的熟悉。高晨只觉得眼前一阵眩晕,说不出话来。

以上就是关于小楼又东风分集剧情介绍(集)的内容,希望对大家有帮助。

博尔特逆转夺冠9秒77称雄世锦赛
领结婚证跑了怎么办骗婚的含义是什么
00后高冷霸气头像QQ女生00后霸气头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