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哈尔滨信息港 > 健康

讲述者之千年妖尸墓

发布时间:2019-06-21 17:53:11

胖男人放缓了车速,不时向车顶和两侧后视镜看去,但又什么都没有。≥顶≥点≥小≥说,w∧23¢︽m他揉了揉眼睛,怀疑是不是自己疲劳所致,刚想让邱医生往后面替自己察看一下,却传来“咚咚……咚咚……”敲击车窗玻璃的声音。“啊!”邱医生猛地叫起来,因为他看见就在他身边的车窗外有两只纸糊的手弯曲成九十度,机械性地敲击着玻璃,他知道,这是纸扎人的手,五根手指像鸭蹼一样连接在一起。在花木市场的外延商家中,有一家纸扎店,每天下班,邱医生都会路过,每每路过,他都会见到一个瘦骨嶙峋的老头在扎着纸人,而每次的纸人都不尽相同。他怀疑过为什么现在的人对纸人的需求这么大,但每次都没有勇气上去问,他怕别人当他是神经病。有一次,邱医生实在好奇,就找了个不显眼的位置观察着纸扎店内的情况。他发现那个老头扎的纸人都惟妙惟肖,远远看去就像是个活人一般,尤其是画上眼睛之后,好像有了眼神,只有活人才会有的眼神。他很害怕,因为眼神好像正在盯着他看。那次之后,他凡是路过纸扎店,都会远远避开,不让眼睛看向店内。可是现在,纸人就在他的面前,如果没有玻璃隔着,他会毅然决然跳下车。这时,胖男人也注意到了那两只纸手,他试探性地低头看去,却看到纸手中间的位置慢慢伸出一副画有黑色眉毛和黑色眼睛的白脸。车很快,带起的风也很大,那张白脸对着风一抬一收,和纸手敲击玻璃的频率一样。“什么鬼东西?”胖男人大声喊道,车开始左右摇摆。接下去的画面更加可怖。整张白脸都垂到了玻璃上,同时,纸手也停止了敲击,转而向纸人的下半张脸合拢,“嚓”地捅破了原本是嘴巴的位置,从一个小口子慢慢扯出一个黑洞洞的大口子。连接的纸片在风的吹动下不停晃摆。它好像在说话,不,它更像是在笑…………说到这里,我被邱医生的情绪带动,也跟着紧张起来,不过和他相比,他显然更加歇斯底里,我的手被他牢牢按住,他的手汗浸湿了我的手背。他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直直的看着我。异常痛苦。“后来呢?”我轻声问道。他闭上眼睛,好一会儿才深深吸了口气,说道:“我晕过去了,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我和你一样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医生告诉我,我被发现的时候,越野车侧翻在了路边的溪沟。除了我还有生命体征,胖男人已经死亡。但是……但是他不像是死在车内,而像是被车撞死的。”听了他的话,我觉得其中的巧合实在太多,到底为什么车子同样侧翻在溪沟,为什么会出现两个胖男人,死法却又相同。我实在想不明白,或许在这个世界上,谜底都是在一刻才会揭晓,我不太想去深究。他摸了一把眼泪,继续说道:“我找过你们。但是医院的病人实在太多,又有不断的人死亡和被转送,我以为你们已经不在这里了。他们知道我是医生,就让我待在这里帮忙,不间断的工作让我无暇再思考,幸好还能让我碰见您。”我继续安慰着他,转而问他为什么不让我到外面去。他告诉我目前所处的环境。原本进出的大门口早就被封锁了,把门诊部的玻璃门当成防御线,门外被层层的沙袋堵起来,高达两米。所有人被限制进出,进出只能靠这幢三层楼的门诊部的铁制后门。后门被一排士兵严格把守着,而各层由警察巡视。医院的人死得差不多了,运走了死去的人,军用卡车也不来了,留下来的都没有生命危险,也不具有传染性,只有这两天受伤的和原本就在看病的人,从现在看来,这里还是安全的地方。除了门诊部,后面还有一幢13层的住院部。批被送进来的被感染的病人就是先被送到住院部,刚开始在治疗的过程中谁也没有意料到会出现失控的状况,很多医生、护士和病人都被感染了,人数越来越多,粗略估计里面的三百多人都活不下来,整个住院部成了血腥恐怖的尸海。凭着宁肯错杀一万也不放过一个的原则,住院部被全封闭了。被封闭还有和门诊部互通的一条在三层的空中走廊。一到夜晚,只要上到三层,就能听到从住院部传来的鬼哭狼嚎般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刚停电那会儿,医院还是有备用发电机的,但是今天中午的时候,发电机停止运作,彻底断电,紧接着,通讯信号也断了,和外界完全失去了联络。这所医院的设施很新很齐全,每个过道和转角都有自动售货机,里面有水、饮料和包装食品,出事之后,这些成了的食物来源,来满足存活的人的需要。但是这种情况能维持多久,没人统筹计算过。我问他现在谁负责这里,他说是志东和一个排长,排长姓高,也是本地人,二十多岁。说话间,门诊大厅又热闹起来了,我和邱医生顺着人群走上去,看到一些穿着病号服的人围着一个戴着鸭舌帽的人,质问着什么。邱医生告诉我,他就是志东。“不是说一层安全的吗,怎么会有僵尸的,你们这些警察真没用,还不如去看厕所呢!”“快让我们出去,我们不需要你们……”“还不如让当兵来保护我们呢,换人,换人……”……志东一人难敌众口,说话声完全淹没在人群的嘈杂声中。我在想,他会不会拔枪呢,结果是,他垂头丧气地走了。他走后,那些人还不依不饶,在他背后辱骂着,他的警察同事上来维持秩序,安抚着众人的情绪。邱医生也上前帮忙。志东走了几步,抬眼看到了我,微微向我点了下头,我也点头还礼。过了转角,我叫住了他。“是志东吧,我是……”我想做下自我介绍。“熊大爷,你身体还好吧!”志东微笑着,很勉强。“哦,”没想到他还记得我,我有点意外,“那些人经常这样无理取闹吗?”“不能怪他们,都是为了保命。刚才我和同事在三层守着那条连接住院部的走廊,因为迷瞪了会儿,有些东西从里面跑了出来,一时没注意,让它们进到了一层。”志东和邱医生一样,满脸的疲劳,应该好久没睡个安稳觉了。“是什么能告诉我吗?”“是两只白老鼠,已经处理了。住院部层有几个科室是专门用作实验的,可能没关住被它们逃了出来,这事都怪我们粗心大意,等会儿找些东西去封牢就没事了。”“听说走廊这头半夜会听到鬼叫,你们不害怕吗?”我其实就是随便一问,没想到他的神色一下子就僵了。许久,他才在我耳边低声说道:“其实不是鬼叫,是人叫。”我有点意外,两天过去,按理说全封闭的住院部还能活下人来的机会微乎其微,何况还有大量感染者。“那怎么不过去救他们……”“你刚才也看到了,我在这里是负责的人但不是做主的人,这种情况下只能听从大部分的人,有枪也没用。”我忽然明白一个道理,就好像是身处在一个小型社会,有着类似约定成俗的规则,利益就是的权力,这里的利益就是生存,任何不必要的冒险都是一个危险的信号,救或不救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打破规则的后果,谁又能保证后果不是“恶果”,而是“成果”。(部 完)(未完待续。。)

湖州专治白癜风的医院
三明癫痫专科医院哪好
遵义哪家医院专治白癜风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