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哈尔滨信息港 > 旅游

武者 第15章古家家宴,肃清残渣

发布时间:2019-12-05 08:18:39

武者 第15章古家家宴,肃清残渣

两日后,宏德庄园祠堂后正殿。

正殿内张灯结彩如同新年,古家各支脉汇聚一堂。今日即是古家家宴,又是古家新家主诞生的日子,能参与家宴的古家族人,能来的都来了。即使如此,因为东陆大战的缘故,相比往年,大殿上人数并不算太多。

古文泽之前就已经透露过将家主之位交给古东平的消息,武道阁和暗部已经提前交了,今日不过是走一个过场。

家宴按照以往进行,乐师演奏着悠扬的音乐,根据关系远近,三两人汇聚成堆,只不过大多数人心思都不在这里。

自家宴开始,古东平就没有出现,让一些了解内情的人很是疑惑。古东平执掌古家已经不是秘密,而且按照他的实力这样做也是必然之举,对古家都有不可言的好处。

疑惑归疑惑,该有的镇定这些人还是有的,家宴像平时一般进行到一半,古文泽突然敲了敲手上的杯盏,清脆声音让整个殿堂喧闹随之一静。乐师见此,也停止了奏乐。

古文泽从内殿主座上站起,他一起身,身边长老也起身,然后所有人也同样起身。所有心知肚明将要发生什么。

“每一次东陆大战意味着家族底蕴消耗大半,这一次更是如此。也每到这时候,古家需要一个更的人引领古家早日恢复。我已经老了,这是不争的事实。近家族之中出现了一位绝世天才,一位殿下,达成了千年来我古家历代前人所没有的成就。有他在,有他引领,我相信古家会更上一台阶。”古文泽没有拐外抹角,单刀直入。

他话音刚落,古东平的身影在内殿出现,他就站在古文泽旁边,与他一同站在高台之上。

古文泽拿出小圆盘,这是他曾经交给古东平的东西,现在用来走一个过场。他将圆盘举起“我将象征家主之位的武道阁控制权,还有暗卫控制权一并交给他。

从今天起古东平为古家家主,为长老团大长老。从此主家一脉转移到古东平一脉,族学、训练营、奴隶营,一切附属与古家众人所有的财产交由古东平处理,并入古东平一脉。可有人反对?”

他话音一落,下方就有议论声音响起,似是蚊子嗡嗡在叫。古文泽卸任家主职位众人有心理准备,自降主家位格也是应有之意,只是百多年来,家主掌管的财产早已经和古家财产不分彼此,这才是让人骚动的原因所在。

古文泽等了一会,议论声化为寂静。主家一脉他早已清理一切异样声音,除了主家之外的人,更不会有异议。

古东平从始至终崛起就不避杀伐,家族内外对他来说,除了至亲无不可杀之人。他的行事风格决定了他的威势所在。

古东平从古文泽手上接过圆盘,源力融入,圆盘青光闪现,他遥遥感知到一处位置的波动,不出意外那就是武道阁所在。

古文泽交付了象征家主之位的圆盘,也就让出了中心位置,古东平站在正殿主座前,他从高台俯视而下。

在古东平旁边的古文泽首先单膝跪地示意效忠,随后下方众人皆是单膝跪地,包括古东平的父亲古今亿也不能免俗,当然从此之后也只跪这一次,是他执掌古家的象征。

“诸位请起身落座。”古东平在主位坐下,身边侍从搬来了一把椅子在古文泽身后。

见到这一场景,心眼明亮的古家人心中一动,家主让位充斥的往往是鲜血斗争,二十年前古文泽上位直接囚禁了前任家主到死,但现在看来古文泽不会退出古家舞台。

古东平也公开做出了承诺,这是他和古文泽之间的交换“古文泽一脉所有供奉二十年不变,所在支脉子弟五年来享有原来权益,支脉与主家混交的财产,我会出全价购买。”

然后他语气一转,“长老团古天帜长老自愿退出,负责家老事宜。古文泽从大长老降为普通长老。武道阁供奉古浩州意图不轨,证据确凿,从此消除首席供奉之位,由齐丽担任。暗部首领由阿福担任,从此暗部直属家主。古光德因有嗜杀家族血脉嫌疑卸任家族长老之位,由古开伟接任,进入家老团养老。”

此言一出,下方直接沸反盈天,古文泽也是一脸骇然看着他,古东平根本没和他打招呼。其他人更是不同说了,暗部首领,首席供奉,在加上两位长老,这一下子古家核心层直接大换血。

“古东平,你没有审判又怎么判罚,家主也不能无法无天。”古浩州直接懵逼,失声大叫。

“不要着急。”古东平手向下一压,议论声直接消失,显示了他的控制力,“审判会慢慢开始,除了古浩州长老有异议,古光德长老有异议么?”

坐在古今亿旁边的古光德勉强一笑,起身道“家主明鉴,我没有疑问。”古浩州难以置信的看着他,想要说什么,却被古东平压得喘不过气。

“先从暗部开始吧。”古东平拍了拍手。

这时,大殿角落里走入一对身穿皮甲的甲士,甲士中还有一个捆绑着的年轻人。

“暗部直属家主管辖,权力极大,所以必须忠诚。在中央战场支援古海林将军所在聚集地时,暗部发生了一起叛乱,当时暗部成员左前头偷袭于我,已经一年多暗部首领廉学真一直没有处理。根据家法,左前当死,廉学真卸任暗部首领职位,有阿福接任。立即执行。”

在人前的阿福俯首道“是,主人。”他收起刀落,跪地的左前咚的一声人头落地。

“暗部忠于家主,行走在黑暗中必须得到约束,他们是古家安全的保证,可以不强,但是必须纯净。这是暗部之事,至于古浩州供奉和古光德长老其实是一件事。”

古东平手一指,一叠信件出现,还有一张兽皮纸“这些信件是古光德长老给我的忏悔书,上面有他与古浩州供奉所有交易,以及谋反的事实。兽皮纸是我早年得到的鬣狗交易名单,其中包括二十年前古浩州卷入家主之争,意图叛乱的事实。

念在古光德长老主动交代,我准许他行使交易权限,这是长老职位赋予他的权力。不过古浩州供奉二十年前就意图叛乱,现在再次如此,不可轻与。根据家法古浩州当死,古光德卸任家主,立即执行。”

古东平话音一落,古浩州早预感到事有不对,他看向古光德,指着他满是不可置信,他是真没想到古光德竟然臣服了,这出乎所有人预料。

低下,只有古光德心中一片苦涩,古东平以支脉所有人性命相逼,又用古开伟替代他利诱,他是真没有办法。而且今日不仅是古浩州要死,他坐在支脉,与当年家宴刺杀他有关的古配嘉等人无一幸免,皆是身死。

这就是古东平的手段,绝不手软,绝不原谅。在实力面前根本无法反抗。

古浩州发现自己口不能言,手脚也无法动弹,一把匕首就落在了他胸口之上,阿福结果了古浩州回到了原来位置。

古光德见此没有说话,缓缓起身,向着大殿外走去。古东平并未阻止,从此之后这人算是废了。古家如今的权力中心变成了古东平,古今亿,古文泽,古玺钰,古开伟五人。

就任当日,家宴当日

,古东平在不可能杀人的时间点做了杀人的事情。

“这就是我。”古东平不在乎的笑了笑“无论是你们还是敌人,我需要的不是敬佩,只有敬畏。”这一句话将永远落在所有人心上。

“我给你们一个机会,有谁想要离开古家么?”

古东平等了一会,见没有人出走,他笑了“你们以为东陆大战结束了就是休养生息的时候,不过我要告诉你们,战争才刚刚开始......”

南京市六合区人民医院怎么样
乐山市人民医院
温州整形美容医院
河南癫痫病专科医院是哪家
汕头包皮包茎过长如何手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