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哈尔滨信息港 > 旅游

火影之路之阴阳师的崛起 第七十二章 和马与地陆

发布时间:2019-09-26 01:25:55

火影之路之阴阳师的崛起 第七十二章 和马与地陆

第七十二章和马与地陆

“暂时还不必兴师动众。”二长老对鸣人这样説道。

鸣人沉吟一下:“这样吧,我需要去死亡森林办一些事情,到时候回来一定帮你们处理了这个问题。在某些方面来讲,虎源太还是没有太大威慑力的,要来,就得给他们一剂猛药!”

安倍金一深深看了鸣人一眼,退下了。

“在这里住上一晚?”安倍笃试探着问了一句。

鸣人苦笑一声:“还是不必了,大公子和xiǎo姐对于我的态度很不善。虽然不怕他们,但是能避免还是尽量避免这些不必要的矛盾吧。另外,那边的事情的确很急。”

“死亡森林,那个地方可不简单。”二长老感慨一声,説道。

“的确。死亡森林的深处,可谓是真正的人类禁地!”鸣人附和着説道,xiǎo青的圆湖所在的位置,其实并不是死亡森林的中心地带。

严格的来説,是介于边缘与中心地段的中间区域。那一块儿,还谈不上“凶险”这两个字。

“据説,死亡森林的深处,有和异界交接的通道?”二长老忽然爆出这么一段秘辛。

“有这么一回事?”鸣人惊讶。

“也是传言,如果实力够了的话,你可以自己去探寻一下。不过切记,没有一定本事,别去送死!”二长老的声音变得严厉,这是对鸣人的关心。

“我知道。”鸣人呲牙笑笑,表示明白。

“那就告辞了。”鸣人走到宗祀的大门旁,对二长老鞠躬,准备离去。

“这应该是草稚家的女娃?”谁料,二长老的目光聚集在等待一旁的草稚夜儿身上。

听到这话,草稚夜儿顿时就紧张起来,双掌合拢在一起。如果对方做出什么有心的举动,相信她会不顾一切发动攻击。

鸣人眸子里闪过一丝讶然,然后身体有意无意隔开二长老和夜儿的视线:“二长老是如何得知?”

“这种敌视的眼神,如果不是和安倍一族有着天大的仇恨,怎会如此?”二长老一口叹息,对草稚夜儿説道,“古杀令已经撤去,曾经的安倍族长已经为他们的狂妄目中无人付出了代价,希望这件事情能够就此揭过?”

草稚夜儿咬着嘴皮,看看鸣人,显然心里也是为二长老这么一番的言谈表示惊疑,怀疑是鸣人的努力。

“别看我,这件事情和我无关。我也做不了主,你是草稚家的一员,由你决定。”鸣人朝旁边避开。

“这件事情,或许我的父亲才有权利。”草稚夜儿平静下来,轻声説到,“他是草稚一族当今的族长。”

二长老愣了一下,意味深长的看了鸣人一眼,説道:“我以为,如今的草稚家族只剩下你一人,如果是那样的话,安倍的罪过就太大了。不过,还好。”

草稚夜儿没有再説什么。

目光流动在“黑狗”与鞍马八云身上,二长老又看向鸣人:“你的团队,很不错。”

安倍娟儿,安倍金一还有不休都出来,目送鸣人等人离开。

身形飞掠而过,很快消失在眼前。

二长老仿若在自言自语:“鸣人,阴阳术有成,忍术也不可xiǎo觑。这个少年,注定会耀眼整个大陆。”

一旁的安倍娟儿哼了一声,很不同意他的话。

安倍笃笑笑,没有接话。

“金一,你和我来一下。”安倍笃转身朝着宗祀走去。

“是。”

“如今的安倍一族,也不好过。曾经古势力之中的巨无霸家族,如今也只得xiǎo心翼翼。虽然当初对付安倍司那老家伙是问心无愧,但如今安倍一族的局面的确和我有不可开交的关系。”路上,鸣人説着,给大家解释一下。

“所以呢?”草稚夜儿开口问了一句,面无表情,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想法。

“走一步看一步吧。”鸣人叹了口气,随后望向草稚夜儿,“二长老的那个提议,希望你们还是可以考虑一下。二长老的性格,相信你也是清楚的。当初蛮横不讲理的安倍司和安倍健已经伏诛”

草稚夜儿依旧一言不发,好半响之后才説到一句,“我给父亲説明。”

“那就是如今的安倍一族?”地狱三头犬问向鸣人。

边赶路,鸣人边回答説:“怎么样

火影之路之阴阳师的崛起  第七十二章 和马与地陆

?是不是觉得很意外?”

地狱三头犬没有否认:“没想到,昔日的四大家族之一的安倍一族,如今混的这么惨!再加上你所説的花开院的景况,阴阳师在这个大陆还真是落没了。”

“如果不是你的存在还有些希望,就只是刚才那些安倍的族人,我会相信阴阳师已经消失在这个大陆。”地狱三头犬毫不客气的説道。

鸣人笑笑,忽然想到什么,试探着问道一句:“你知道神术师的存在吗?”

“神术师!竟然还存活有神术师?”听到这个名称,地狱三头犬表现的很是惊讶。

“怎么?有什么不对吗?”鸣人纳闷。

“按理説,不该存在了呀。冥君曾经説过,那些所谓的神早已”地狱三头犬説到这里,意识到周围还有草稚夜儿和鞍马八云两人,虽然互为同伴,但这些隐秘还是不要让她们知道的好。

“以我们的速度,应该快了。”鸣人説到一句,算是结束了这个话题。

火之寺,地陆刚从禅房之中走出,便看见一个少年站在自己面前。

“是空啊,有什么事情吗?”地陆摸摸他的头发,笑着説道。

“我父亲大人来了,他找您,住持大人。”名叫空的少年如是説道一句。

地陆脸色瞬间就黑了下来:“和马?他在哪里?”

“还真是好久不见啊,地陆住持?”就在这时,一个身影出现在地陆面前。

和马托着空的双肩:“好了,孩子,你先下去,我有些事情要和地陆住持谈谈。”

“哦。”空应了一声,赶紧下去。

似乎,对于这个父亲,空有些莫名的害怕情绪。

“你还回来这里?”地陆沉下脸,并没有邀请和马进入到自己的禅房谈事情,就站在原地。

“我们从来都没有放弃过自己的坚持,但是你”和马微笑着,但那笑容有些冷。

“你不要乱来!”地陆低声喝道一声,在警告和马。

“我不需要借助火之寺的力量,你也不必担心。我这次来,只是想要接走空而已。你在担心什么?”和马哈哈大笑,转身离开。

“空有你这样一个父亲,还真是他的悲哀!”背后,传来地陆愠怒的声音。

“再见了,地陆住持,好好守着你的火之寺吧!”是放肆的笑容传来。

哈尔滨欧亚男科医院在线医生
哈尔滨欧亚男科医院好医生在线
哈尔滨欧亚男科医院有哪些主治医生
哈尔滨欧亚男科医院有哪些医生
哈尔滨欧亚男科医院导医台电话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