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哈尔滨信息港 > 旅游

爱在远方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3:28:51

一  露露是一个异常聪明的女孩子,在网络上如鱼逢水,游刃有余。她结交了一个网名叫苯苯的男孩。他们网聊很投机,互相欣赏对方,日久生情,心生爱慕,喜欢的不得了。他们心中隐隐作痛,只缘相隔天涯。由于工作的特殊性,苯苯抽不开身,离不开单位,无法去远方探望对方,懊恼万分。露露不能亲眼看到喜爱的人,也痛苦的要命。可为了爱,她决计不远万里,前去探望。不过,露露动身前,恳请武术学校毕业赋闲在家的表妹菁菁陪自己一同前往,一来可以排遣旅途的寂寞,二来可以为弱不禁风“林黛玉”的自己做保镖,保驾护航。露露的表妹长的看起来很像露露,二人看问题上,却大相径庭。一个看问题表面,一个看问题深刻。不过,对于这件事,不是什么问题,菁菁爽快地答应了表姐的请求。露露听了,满心欢喜,心里感到蜜一样甜美。  炎热的夏季到来的时候,露露为了给苯笨一个惊喜,没有通知对方自己要来探望,偷偷地启程。表妹两人,告别亲人,踏上了北上的列车。经过三天三夜的颠簸,终于抵达北方的甘甜市。她们登记好旅店,结伴而行。按照笨笨原先告提供的信息,她们暗暗地打问清楚他所在的单位,确定确有其人后,又打问清楚笨苯详细住址。这才溜大街,走街串巷,观赏这里的一切,逍遥自在,高兴地不亦乐乎。饥饿的时候,就找到饭摊,吃了别样风味的饭菜。这之后,她们笑语连天地返回到登记好的旅馆。  甘甜市的天气炎热,一点也不逊色南方。她们叫服务员开了空调,但总感觉到身体燥热难耐,浑身不自在。两个只好决定洗个冷水澡,凉快舒服些。  菁菁做事急躁,洗澡也是一样。她在浴盆里泡了没有五分钟,三下五除二,就出来了。打开电视,躺在床上看电视剧。  露露走进卫生间的浴池,脱了衣服,给浴盆里放满水。然后,挤出随身带来的洗发膏,抹在发上。打开龙头,弯着腰,冲洗一袭长发。她闭着双眼,揉搓着柔软的发丝,心里却想着可爱的笨笨。  大约十分钟过后,她拧紧水龙头,用毛巾把头发揩了揩,然后,就跳入浴盆。水冰凉,不过,她喜欢这样的效果。生长在大海边的她,早已经习惯了。不过,她感到这北方的水,清澈是清澈,但过滤的有点过分冰冷。她不计较,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人的性情也与地理有关。  露露一边搓洗着光滑洁白的身子,一边思绪翩翩。南方亚热带光照下的女子,有阳光可人的一面。思想开放,性格开朗。江南山青水秀,把这个女子浸泡的妩媚动人。出生于书宦之家,文化把她熏陶的气质非凡,温柔细腻中刚性十足。  她撩拨着浴盆里的水,思绪飞扬。笨笨,笨笨,她心中念叨个不停。你可知道,我已经来到阁下的驻地。我不远万里,一路旅途劳顿,就是为了寻着你来。想象着即将要见面的情景,她激动地捂着脸,盘算见面将是怎么样的一个开场白。  一会儿后,她放了水。然后,拧开水龙头,整个身子让水冲洗了一边,用干毛巾把身子往干揩拭了几遍。把浴盆冲洗干净,关好水龙头。  伫立在镜子前,露露对着镜子,把自己看了又看。美丽的露露,看到的自己宛若美人鱼,芙蓉一样,不寒一点尘埃,脱口而出:“清水出芙蓉,天然雕饰。”  露露莞尔一笑,穿好衣服,把长发梳理一下,用一块干净的手帕绾上,走出卫生间,来到休息室。  那时,电视机里正播放着爱情剧,她的表妹由于劳累,疲惫地睡着了。露露为菁菁盖好毛巾被,注视着表妹胸膛一起一伏,心思她也该有个伴侣了。  露露有点过意不去,为了个人的事,让表妹陪伴自己万里之遥,遭受旅途劳顿,但自己实在没有它法,只能委屈她了,谁让她是表妹?谁让她又学了武术,有过硬的本领呢?!  离开表妹,她来到电视机前,关闭了电视。她皱了皱眉头,带了些零钱和身份证,给表妹留了个言,走出房间,随手拉了门。  露露走出旅馆的时候,华灯初上。她漫无目的,在大街徘徊了好一阵子,消磨时间。时间过得好慢好慢,她恨不得长上一双翅膀,像一只小鸟,快点飞到恋人的窗前,鸣叫一番。  白天,她与表妹逛大街的时候,就留心网吧。习惯与笨苯通过网聊,她决定到网吧上网,与朋友好好侃侃,诉说自己无限的思念。喜欢捉弄对方,再把他给愚弄一番,好开心啊!不过,事与愿违。这天夜里,待露露走进网吧,上了网,却不见朋友上网的一点迹象。笨笨的头像一直是灰色的。一个小时过去了,又一个小时过去了,情况依然如故。往日,这个时间,朋友准时上网。露露感到很失望,来时的喜悦一扫而光。她结算了上网费,闷闷不乐地离开网吧。  踏着沉重的步子,露露缓慢地回到旅馆的大门口。不过,她停住了脚步。猛然,她转过身,按照打听到的朋友的住宿地址,找到住宅区,来到要找的地方。伫立门前,伸出的指头,却缩了回来。就这样反复几次,犹豫再三,她沮丧地下了楼。在楼下,她仰望着那个楼层,痴痴发呆。那个房间里照出的灯光,黄黄的,是多么温暖,富有诗意。踟躇再三,她走出住宅区,急促地返回旅馆的房间。她不见菁菁,去卫生间找,没有发现菁菁的踪影,心不安起来。  其实,露露没有必要担心菁菁。表妹艺高人胆大,学过擒拿,柔道,少林拳,三五个大汉根本不是对手。  原来,在露露先前来到旅馆门口的时候,菁菁憋尿,醒了过来。她上了一趟卫生间,不见表姐。后来,看到留言,才知道露露外出了。这里人生地不熟,她担心表姐的安全。急忙走出房间,到大街上去寻找表姐去了。  露露打算到大街去寻找菁菁,开了门,就急忙往外走,却与表妹撞了个满怀。两个紧紧抱在一起,好象要生死离别的样子,久久不肯松开。  返回房间,露露就问对方:“你去哪里了?也不把我叫上,要知道我是你的贴身保镖。”  “也没有去哪儿,只是逛了逛大街,看了看这里的夜景。高原的山城夜色很美丽,城里灯火辉煌,霓虹灯闪闪烁烁,汽车如梭,行人如织,高楼影影绰绰,河水流的哗哗不息,偶尔,青蛙鸣叫,此起彼伏,一片热闹的景象。尤其,环抱的大山,墨黑,像一道道天然屏风。这里的人们,就像生活在摇篮中,幸福极了。”  “爱屋及乌,难道这里有苏杭好?有天堂好?有咱们羊城繁华吗?”  “有,人们活一种心情。”  “我的姐姐,你不要蒙骗妹妹了。你一定是去见他了,见你那个笨笨去了。我想,你一定见了他,要不然,你如此高兴,乐不思蜀。这个山城,是不错,但未必有你描述的那般好。”  “我没有去找他。真的,没有去找他。要是我见着他,我是小狗。这,你信了吧?”  “我不信,一万个不信。”  “我发誓,要是我见到他,我不是人。这,你相信吗?”  “我不相信,就是不相信。快快从实招来,要不然,我就动武。”  “千万不要动武,你打死我,我没见到他。”  “看来,姐姐软的不吃,要吃硬的。那我就给你来点硬的,让你尝尝。”菁菁虽然看问题不深刻,但她知道露露很有心计,经常在自己面前称是诸葛亮再生。现在,她开始向姐姐宣战,要动武。  露露知道菁菁动武是什么,吓得连忙举起手,祷告说:“千万不要这样,好不好?”    二  菁菁诈唬说:“老实交代,我就饶了你。”她说完,就做了一个老鹰扑捉小鸡的动作。  露露见状,忙摆着双手,示意对方不要动武,嘴里念念有词:“我说,我要是见到笨笨的话,我是小狗小猫,我不是人。真的,情况就是这样。”她就是不肯说自己去找人家,连门也没有敲,只是站在楼下,望人家窗户亮着灯光。  菁菁觉得很蹊跷,心想,表姐一定瞒着自己什么。她再也忍不住了,向露露扑过来,一把抱住对方,按在床上,在表姐胳膊窝处使劲挠痒痒。  露露害怕别人挠自己的痒痒,身子乱摆。她想用手掰开对方的手,结果表妹的手没能被掰开,自己瘫软地溜到地板上。就是这样,她始终不肯讲述自己刚才的行动。菁菁看看自己使了法子,没有得到想知道的东西,就故意叹口气,绷紧嘴巴,字正腔圆地说:“姐姐既然不信任我,为何还要带我来这里做你保镖。你的事,从现在起,我不管了,自己办吧!”说完话,她轻轻地朝表姐屁股蛋踹了一脚,骂声:“你这死狗,一锥子捅不出一点黑血,还敢跨越万里谈爱情,真是鸡蛋碰碌——不自量力。”露露摆成一个大字,躺在木地板上,只手抱着头,仰望着天花板,顺口说:“是,我是光着身子追狼——死胆大。”  菁菁笑着说:“你这面团,真是的,气死我啦!”她说完后,故意装作生气的样子,倒在床上,黑着脸,一言不发。其实,她在追问表姐的事,想了解爱情的甜蜜动人之处。哪个少男不怀钟情?哪个少女不怀春?现在,她的心思用在自己身上。想着,眼角淌出几颗豆大的泪花。菁菁上大学,爱上自己的教练,可离婚的教练,像铁打的人一样,对菁菁异常冷漠,使得她精神快要崩溃。好在看到同学们谈恋爱,哭的哭,散伙的散伙,也就想通了。时间能治愈一切,但回忆的潮水总不经意从心灵深处漫过,叫人顿生涟漪。她知道教练也喜欢自己,可他结婚了一个不太喜欢的妇女,还带着孩子。她有点不解和困惑,解不开这个疙瘩,但生活有自己的法则和轨迹,朝向既定的方向前进,有时候,谁也改变不了。在这个时候,菁菁就想,在个人生活中,爱情能像两条河自然走到一起就好了。想到这里,她感到轻松起来,一切释然。突然,她一个鲤鱼翻身,从床上跳下来,伏在表姐身旁,低声问:“姐姐,我们安排一下明天的计划,看该怎么行动?”  露露心中有数,但故意卖关子,有气无力地说道:“我心里也没有数,你看该怎么办?说说看。”  “气死我了,我快患心脏病了。你平时总说自己是孔明在世,什么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吗?就要派上用场时候,你却没有自己的想法,真是纸上谈兵,纸老虎中看不中用。”菁菁用激将法,试图让表姐说出她个人的想法。  露露揉搓了一下眼睛,笑着说:“人在事中,都会乱了阵脚。无怪乎人们常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说说看,说说看。有什么金点子,就端出来。”  菁菁不再推辞,撩了一下垂到面部的头发,说:“我们直取威虎山,就按照他的住址,按图索冀,到家中找他,水瓮捉鳖,准让他插翅难飞!”  露露本来想说,世事多变,人心莫测,凡事稳妥为好。虽然,她从心里确定对方是真诚地爱着自己,但多绕几个弯子,费点功夫,给生活增添一些绚丽色彩,今后也是很好的回忆,一笔可贵的精神财富。鉴于此,她就说:“美好的东西,往往来之不易。直取,不如巧取。曲线,比直线更美丽。美学上讲的弧度美,你明白吗?”  “我听不明白,是要学曲线救国吗?”菁菁对自己的理解没有把握,就问。  “对,妹妹,够聪明的,一点就通。”表姐夸赞表妹。  “不过,怎么去做?我还是弄不明白。”菁菁一脸困惑地问。  露露就附在菁菁耳朵,悄悄地说出自己的想法。只见菁菁,连连点头,口口声声赞叹:“妙!盖帽啦!只有你才能想得出这样的好叟主意。”  “我们休息吧!明天,我们还有重要的任务等着去做,尤其是你重任在肩,担当的任务不轻哦。你休息好,精力充沛,执行任务才有保障。”  “小菜一碟。不过,我听从你的部署安排,一切行动听指挥。现在,我是服你啦,咱们就睡。”  表姐和表妹,说完后,上了床,脱掉外衣,放好枕头,盖好毛巾被,拉灭床头灯,就合上眼休息了。由于路途的劳累,片刻后,她们很快就进入梦乡。  读者朋友,你要知道露露给菁菁说了什么锦囊妙计,待作者下次再给你讲。    三  读者朋友,一定等的不耐烦了吧!由于笔者忙碌不堪,没有能及时告诉大家,事情有些意外,当天夜里,由于天气出了些问题,露露给菁菁说了精囊妙计,只能在下一节给你讲述了,还请海涵。如果不嫌弃,就把这节读读,权当消遣。  是夜,夜黑如漆。夏天的夜晚,深处内陆黄土腹地,由于白天黄土吸进去的热疯狂散发出来,气温比白天凉不了多少。闷热的天气,山城犹如火炉一般,燥热难耐。装有空调的房间,自然凉爽,安有电风扇的人家,让电风扇通宵转个不停。窗户自然都开着,但热浪还是透过窗纱,一浪滚着一浪,钻进房间。不耐热的大人小孩,不是掀翻被子,就是光着身子,汗水淋淋。若是这些场面被你看到,准能笑掉牙齿。其实,生活中,乱起八糟的事情很多,我们很难都能目睹到,而道听途说,人云亦云者居多。  黎明时分,天空响起几声炸雷,震得天摇地晃。不少人在睡梦中被惊醒,而婴儿和小孩由于受到惊吓,紧紧钻在父母怀里,大气不敢出一声。起风了,大风把树木刮来摇去,像醉汉在发威。窗子被风刮的“咣当,咣当”只响,不少玻璃被震碎。霎那间,下起了瓢盆大雨,风雨交加。两个来自南方的姑娘,早被雷声惊醒。拉亮灯,关闭了窗户。随后,呆呆听着窗外急促的下雨声,默默无语。雷雨,往往来得快,去的也快。就这样,足足地持续了一刻钟。雨声渐渐小了,风也止了。山洪声如洪钟,震人耳膜,令人心颤。   共 21234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几个事项预防不孕不育
昆明癫痫病研究院哪家好
儿童癫痫的饮食应注意什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