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哈尔滨信息港 > 体育

公民诉财政部要求公开三峡建设资金法院不受

发布时间:2019-09-22 18:14:38

  公民诉财政部要求公开三峡建设资金 法院不受理

  《瞭望》文章:追问三峡基金

  “在当下三峡工程已经建成的情况下,避免妖魔化更重要的方法是要透明化”

  文/《瞭望》周刊汤耀国

  4月8日下午,坐等两个多月后,任星辉第三次来到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终于得到了明确答复。

  1月26日,他到这里递交诉状,请求判决财政部依法公开三峡工程建设资金信息。根据《行政诉讼法》,法院接到诉状,应在七日内立案或者作出裁定不予受理。2月5日,答复期限已过,任星辉坐了一个小时地铁前来询问是否受理,被要求回去继续等。

  这一次,北京一中院立案庭的一位人士告诉他:已决定不予受理,裁定书将在七日内寄出。本刊向这位人士询问:为何接到诉状后七日内不答复?未获正面回应。

  财政部的告知书

  去年10月12日,任星辉以公民身份向财政部申请公开三峡工程建设资金,尤其是三峡工程建设基金(下称三峡基金)的相关政府信息,遭到拒绝,于是寄望司法救济。

  三峡基金是三峡工程建设的重要资金来源之一。1992年全国人大通过兴建三峡工程议案后,国务院决定全国(西藏、贫困地区的农业排灌用电、县及县以下的孤立电除外)用电加价3厘钱/千瓦时,与葛洲坝电厂上交利润一并作为三峡基金,专项用于三峡工程建设。征收标准后来几经调整,如湖北免征,一些三峡工程受益地区则提高到1分/千瓦时以上。

  来自甘肃的“80后”任星辉本来并不了解这一情况,直到一年多前供职于北京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这一民间智库,并计划创建“三峡观察——中国长江三峡工程研究”站,“我查了很多资料才知道,原来自己一直在为三峡基金缴钱。”

  他说:“三峡工程是国家重大建设项目,又涉及政府财政收支,如今工程扫尾,官方就工程资金问题给个交代,这理所当然。”

  上世纪80年代,三峡工程论证之时,即面临“钓鱼工程”争议。

  审计署2007年发布的“三峡水利枢纽工程审计结果”显示,“因结算管理和合同管理不够严格增加建设成本4.88亿元”。

  去年11月16日,任星辉收到财政部传真来的《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后者除告知2008年三峡基金收支数据可登录财政部站浏览外,未提供其申请的其他信息。

  “这样的钱应该公开,而且应主动公开。”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起草专家莫于川对本刊说。

  根据2008年5月1日起实施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涉及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切身利益、需要社会公众广泛知晓或者参与的政府信息,应当主动公开。此外,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还可以根据自身生产、生活、科研等特殊需要,申请获取相关政府信息。

  财政部告知书上写明不予提供的理由是:“根据您提交的申请材料,您所需申请获取的其他信息与您本人生产、生活、科研等特殊需要并无直接关联。”任星辉在财政部信息公开申请表“所需信息的用途”一栏填的是“科研”。

  莫于川解释,条例起草时,因担心主动公开的成本太大,才有依申请公开的规定。任星辉申请公开三峡基金信息,实为公益监督,“应当满足这样的要求。”

  [1][2][3]下一页

人工智能
巨蟹座
内饰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