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哈尔滨信息港 > 体育

快穿攻略吧白鹿

发布时间:2019-06-26 06:25:52

在人类的所有阶段中,容易心软的时候,当属少年时期与垂老时期。年幼的时候,因为无知所以残忍,成年之后,因为成熟而冷漠,而当人垂垂老时,因为历尽沧桑而宽容。除此之外,也只有少年人,因为正处于无知与成熟的中间,因此既无知又自以为成熟,相信着亲眼所见的事实,同时也相信着爱情、友情、亲情。白鹿垂着眼摆弄着手里的花环,尽力让它更精致一些,长长的眼睫将她眼底的一切都悉数遮住,只留下一片温柔安静的阴影。乌木当然不会那种愚蠢得让人轻易糊弄的人。他惯于沉默,气质阴郁,看似在队伍中没有存在感且格格不入,但没人会忽视他的存在,在四人当中,他是理智清醒的那个,观察力与直觉都相当惊人,战斗力更是与赤羽不分伯仲。但白鹿也知道,乌木这样的人,往往外冷内热,他看似冰冷一片,实际是不善表达的成分居多,一旦闯入他的心,那么即使浑身污点,他也会一点点全部包容接受,且心甘情愿。这也是白鹿打算从乌木下手的原因之一,雪儿太弱,价值太小,不值得投资,诚善良正直,容易心软,但一旦知道白鹿的真面目,将会是那个站出来对付她的人。至于赤羽,白鹿温柔地摆弄着花环,她可从未想过在一刻来临之前跟她撕破脸皮呢,美丽的东西,如果沾染上灰暗的气息,那就不好了。“哇,真漂亮!白鹿这是你做的?”雪儿惊呼,满是赞叹惊讶的语气。“雪儿姐姐喜欢吗?”白鹿将花环递过去,不好意思地微笑,“是我特意做给姐姐赔礼的,我一个人时总是寂寞,就做这些打发时光用。”“喜欢喜欢,这个真的太漂亮了。”雪儿接过花环戴在头上,掏出小镜子左看右看,笑容满面,“乌木,你说好看吗?”乌木没有回答,右手却悄悄摸到左手的手腕处,那里有一个细细的草环,被衣袖遮住,安静地贴着肌肤,有清凉的草木触感,原本应该与花环一起送给雪儿的。偷偷看了一眼白鹿,恰撞上她那双笑意浅浅的清澈绿眸,心下一跳,即刻转过头去,不知为什么,明知道白鹿什么都看不见,却有一种什么都被她看到的错觉。雪儿对乌木的不回答并没有在意,在她看来,乌木从来就是这副沉默而又冷冰冰的模样,对她一向爱搭不理的,她也早就习惯了。好在赤羽与诚回来的及时,立刻就注意到了雪儿头上的花环,夕阳的余晖下,一身白裙的雪儿手执小镜子,淡金色的长卷发上带着一个别致美丽的花环,美不胜收,那个花环,似乎原本就该戴在雪儿的头上一般。“雪儿,你的花环倒是别致,以前怎么不知道你会做这个?”赤羽感兴趣地问,放下手里的食材凑过来看,爱美是女人的天性,即使是人偶也不例外。“漂亮吧?是白鹿送给我的呢。”雪儿一扫之前的失落感,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越看越满意,花环很巧妙,清新脱俗,尤其额前恰好簪着三两朵白色小花,很衬她的气质与喜好。“白鹿啊。”赤羽不出意料地点点头,冲白鹿一笑,“不过,这是你父亲大人传承给你的吗?”所谓传承,是指人偶师在创造人偶时,赋予人偶的一些天赋技能,有的是战斗技能,有的是烹饪技能等等,各种都有,要看人偶师的喜好与创造人偶的目的。在东溟大陆,有许多职业的人偶师,会制作出许多服务式的人偶,提供给贵族们当仆从使,人偶听话乖巧,在贵族阶层相当受欢迎,当然,这种专为某种服务而制作的人偶,往往不具备完整的思维系统,且寿命短暂,即便按时维修,也只能维持不超过十年的寿命。但赤羽与白鹿被创造时,是作为一个具有完整主格的人偶而被创造的,也就是具备完整思维与人类无异的高级人偶,自然与那些低级人偶没有可比性。赤羽忽然想到一事,“忘了问你,白鹿,你是主什么的人偶?我是战斗型的,父亲大人赋予我七星的战斗能力,不过其他的就很少了,像我,是编不出这样别致的花环的。”“我也不是很清楚,传承里有许多东西,可我却不知该如何使用,战斗……我从未战斗过,并不知战斗力如何……”白鹿的声音有些低落。“啊,这样啊。”赤羽不再说话,默默将白鹿划入战斗力低下的其他型人偶,这样的话,需要保护的人则又要加一个了。白鹿绕了饶指尖的银白色发尾,嘴角一抹极淡的笑,传承?父亲大人那样追求完美,不容许自己尽心尽力创造出的人偶有任何的缺陷,所以,她的传承里,无论是战斗、服务、计算还是其他,都是满值,由于传承过于沉重,白鹿曾一度无法苏醒,若非她对父亲大人足够的爱,恐怕也只会成为父亲大人失望之下的碎片吧。不完美的人偶,没有存在的必要,父亲大人这样说。幸好,幸好她苏醒了,见到了那样深沉爱着的父亲大人,那样温柔美好到愿意为他付出性命的父亲大人啊。为了让那些传承不仅仅是作为传承存在,白鹿日夜努力,刷着熟练度,让那些在传承里的技能,一点点变成熟悉的,更加真实的存在,纵是传承里没有的知识,也一点点努力吸收着,为了父亲大人,为了达成父亲大人的梦想。曾经她想不通,甚至直到今天,她依然想不通,父亲大人为何要派她来接近赤羽,诚然,赤羽是美丽且强大的,但以父亲大人的标准,她并不完美,即使是在战斗方面,白鹿虽不能一举战胜她,但也并不输与她。难道真的只是因为那个预言?美丽,究竟要夺走赤羽哪方面的美丽?上一世,白鹿曾毁坏过赤羽的容貌,但人偶师可以修复,并让她更加美丽,白鹿也曾竭尽全力,将赤羽打败过,但即便是如此,父亲大人热切的目光也不曾离开她。要……杀死她吗?她曾尝试过,但失败了,失败的原因,当然是因为乌木,他发现了白鹿的不轨之心,及时制止了她,并且将她狠狠收拾了一顿,那时的乌木,论战斗能力,已经在赤羽与她之上了。白鹿低着头,眼底闪烁不明,从一旁看去,只能瞧见她柔和的侧脸与长长翘着的黑色睫毛,金色的夕阳将她脸上的细小绒毛映成了暖黄色,温柔得一塌糊涂。诚生起了火,乌木在溪旁处理着食物,那是一只肥硕的灰兔与两只斑雀,以及一堆蘑菇与野果。赤羽在一旁与雪儿说笑着。“乌木,我可以帮忙吗?”白鹿慢慢走到乌木边上,带着期望的神色看他。乌木顿了顿,将几个野果与蘑菇塞进白祈手中,“会洗吗?”“嗯!”白鹿重重点头,握着野果将手伸进溪水里,舀起冰凉凉的溪水,细细地清洗着,神情专注认真。乌木见此,便不再说话,兀自处理自己手中的东西。“乌木,那个草环,你戴着吗?”白鹿手上不停,低着头问。乌木沉默了一会儿,闷声嗯了一声。白鹿捧着一个洗干净的野果递过去,抿嘴一笑,“乌木,吃。”很久也没有动静,白鹿略失望地收回手,郁闷地咬了一口,结果却是满口酸涩,酸得白鹿几乎是立刻吐出,“好酸。”旁边传来一声闷笑,白鹿诧异地转头,乌木在笑?“那是酸果,调味用的,不是这样吃的。”乌木沙哑低沉的嗓音里犹带着一丝笑意,“这个,可以吃。”说完拿走酸果,将旁边一个红色的果子塞进白鹿手中。白鹿微微脸红,抿着嘴不说话,洗净了果子,小小咬了一口,果然甘甜多汁,将之前口中的酸涩味道一洗而空,十分香甜。“白鹿。”乌木忽然叫她。“嗯?”白鹿转过头,有些疑惑。乌木却再没有说话了,将食物清理完毕,用树枝插住,往诚的火堆走去,准备将食物放在火上烧烤。白鹿愣了愣,过了一会儿,方回过神,心情蓦然好起来,将手上几个果子洗净了,包在树叶里,依旧慢慢地走了回去。所以乌木的心,其实也并不是那样难以进入,白鹿差点忘了,这时候的乌木,还是单纯简单的,而父亲大人赋予她的优点,就是足够的耐心与坚持啊。“白鹿,你很开心吗?”诚奇怪地问,“你的笑容,跟之前不太一样呢。”虽然白鹿除了初次见面时在哭泣外,其余时光几乎都面带微笑,但此时此刻的笑容,似乎又有点不同的感觉。“嗯,开心啊。”白鹿嘴角边的梨涡显现,“跟大家在一起呢。”眼睛望向乌木所在的位置,浅绿色的眸子里空无一物,却诡异地仿佛看见了那个人,专注而温柔。

淮北医院治白癜风
平凉哪家医院治白癜风
玉林癫痫专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