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哈尔滨信息港 > 军事

杨柳七玄剑小说11章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0:34:31

【第11章】胡飞受伤    木铃山清水秀,季节宜人,若不是气候变化的话,也不知道又多少武林门派聚集此地了。  木铃山有平地,平得像西湖一样,木铃山有高山,形成无法描绘的悬崖,木铃山有山岚大石,就像天然的擂台以及戏台,吸引江湖武林中人。  胡飞暗暗地苦笑,假扮江湖云烟却得到了重大的秘密与线索,这样一来,多多少少也有点成功感。  晨曦。  胡飞在木铃山练武,也不知道有多少时日了。他感觉自己的功力大进了一步,他似乎很累了,又在原来的大千石上坐着。木铃山的丛林里,除了你鸟叫声外,就没有其他的声音了,多就是风吹动树叶的声音而已。  “刷、刷……”背后传来翻打树叶的声音,由于来的气势不凡,把地上的枯枝叶踩得啪啪直响。  黑鹰派拿着大刀小刀如蜂而至,胡飞向闪开却来不了。一把大刀已架在他的脖子上,人多力气大,在短时间内反抗,胡飞他自己也知道是徒劳的。  他干脆不动,任人摆弄。现在他才后悔起来,穿江湖云烟的衣服,也是很大的不幸。难怪,前几天黑鹰派也追杀扬红花,不就是为了一把宝剑么,你杀我我杀你,弄得兔子都不敢吃草了,这又是何苦呢?  “江湖云烟,你现在可以把寒光剑交出来了吧?不要惹怒我们黑鹰派,等你人头落地就来不及了!”一个大汉又高又瘦,在说话的同时,他用了力度,胡飞的脖子右边出血了。  胡飞能怎样?只是头比身子还发抖。毕竟,胡飞被人围攻还是次,以前在秦家湾、蚂蝗堡、金花谷等地,都是单打独斗,小打小闹;现在,他心里暗暗叫苦,好险!好险!  胡飞现在才懂得了什么叫江湖,如何在刀子上滚,脖子上的刀告诉了他所想知道的答案,这答案无疑是痛苦的。  顿时一阵手打脚踢,刀锋迎刃,剑闪身移,打得难分难解。若不是胡飞身法了得,在地上滚来滚去也是徒劳的。  前面,有一些黄花儿(树名),这种树越小越有毛茸茸的细毛,人碰了皮肤就发痒难忍。在松树林里,有它显得太另类了,被松树欺负的又弱又瘦,就像胡飞一样,被黑鹰派打得皮青脸仲,残无忍睹。  红衣女就在黄花儿的树叶隐蔽着,他多么想帮江湖云烟。可悲的是,红衣女她娘没有害死江湖云烟?与此同时,她满脸喜悦的泪痕。  胡飞身子上也挨了好几刀了,那触目惊心的伤口,红衣女心疼的说不出话来,只好张大嘴巴的分量。  “云烟老前辈,你没有事吧?”红衣女一闪,舞动长长的红裙,一阵鞭炮似得节奏,黑鹰派被裙子打地而落。  红衣女用很大的力气才把胡飞扶起来,这画面就是自己的男人,被跌倒了,她是格外的心疼“云烟老前辈”,她知道对江湖云烟有太多的歉疚。  “你、你是红姑娘?你怎么来这是非之地的……”胡飞用颤动的手指着红衣女,显然是有些吃惊。  红衣女哪知道江湖云烟是胡飞啊,再说呢,近有半年没有见到胡飞了。胡飞的易容,现在辨别不清了。  胡飞摘下白色蒙纱,在得失之间,也不知道是幸福,也不知道是脉管里血液里涌动得太快,还是对红衣女有无法爱意与倾诉。  两个人抱在一起,黑鹰派也看得傻了,不知是放弃还是要前进。“我怕我再没有机会见到你了,你要答应我……”胡飞祈求道。伤感、幸福、离愁都在胡飞的心里。  没等红衣女答应,他就吻了红衣女的唇,红红的唇,白色的衣服,太刺眼了,黑鹰派大多都扭头避让。  “你不要这样嘛,人家看见了多不好……”红衣女羞涩道。  突然,满天的红花,树叶一下子由黄变红,几颗枫树能体现出来。  “扬红衣,撒红花,满天红花天如血……”黑鹰派其中一个人道。  他们了解扬红花了,不光使用花粉害人,武技上也融入红花。为什么黑鹰派那么清楚扬红花呢?有一次,黑鹰派的弟子去蚂蝗堡附近采药,走进一花园,不知叫什么名字,门前庭后种着不同的红花。黑鹰派的弟子刚好碰到扬红花在练剑,还差点命都没有了。同时,她双臂一舞,黑鹰派弟子就看见红花纷纷落地,天气红得如血。  见这天气发红怪异,树木变红,黑鹰派慌忙地逃窜。来不及了,红叶和花粉还是被击中了。  此时,一条红色的影子缓缓而下,胡飞还记得她的样子,于是大声怒道:“你不是答应人家不用花粉残害无辜了吗?怎么违背誓言……”  扬红花又是双手一舞,红叶和花粉刚好击中在胡飞身上,胡飞顿时脸发烫、红肿。而红衣女没有受伤,就在花粉和红叶击中时,胡飞用“推身剑法”把红衣女推得远远的。推身剑法,红衣女能看懂,毕竟他把《七玄剑谱》看完了,多少略知一二。而扬红衣怎么看也看不懂,所以,经常强迫她的女儿教她七玄剑谱。红衣女死活也不肯教扬红花,母女俩就像有数时代的光阴隔离着;扬红花也只能气得牙痒痒的,顶多就是折磨一下她的女儿。  胡飞捂住脸,在地上滚来滚去,完了,完了,红花粉钻进眸子里了。胡飞只知道像夜晚,不见半点光那么的可怕。红衣女哭不声音了来,她多么想和胡飞一起死去,这样也是幸福啊。可是,被胡飞的推身剑法,把她推得很远很远,她每一步,就有十丈之远。  “江湖云烟,你返老还童了?还好,还好……当年没有把你烧死,烧死了就可惜了,啊哈哈……”扬红衣狠狠打击胡飞,痛得胡飞几乎失去了五脏六腑。  唉,红衣女怎么跑也还是不到胡飞身前,这悲剧,就像天气,需要雨的时候却是如火的太阳。  “东山二郎,黑这条‘病狗’拖回去,让他好好的在红花宫,宫里正缺一个人为花洒水呢……”扬红花挥舞双臂,一下晴空万里。  红衣女没有扬红衣她的轻功好,不得不徒步回家了,对于她来说,红花宫就像死人的坟墓。  世事难料,世情如霜,她多想知道胡飞眼睛不要受到伤害,也祈求东山二郎不要像母亲那般残忍无情,要用手臂红衣女也愿意交换,她多么希望胡飞不要失明。,可是,就扬红花的性格,红衣女想的一切都是徒劳的。更可悲的,对手就是自己的母亲,这该如何是好?  她欲哭无泪,一回回从噩梦醒来,惊慌中不知所措。事到如今,她也只能默默地承受着。的办法,就是跟东山二郎弄好关系,因为,胡飞的地牢就是他们看守着。  “谁……”东山二异几乎口同声道。  “我是小红花,不要跟我动手啊!”红衣女哀求道。红衣女探头探脑,过了很久才回答。  “你来干什么?你娘不让你来的,老大有吩咐过了!”东山二郎无奈的苦笑道。周围很黑,他们多么愿意这样漆黑,可是,墙上的灯笼亮起来了。哦,可能是红花宫的红女路过吧。  “胡飞他的眼睛怎么样……”红衣女怯生生地问道。  “都瞎子了还能怎么样……”  此时,红衣女的泪水如雨,要多伤心又多伤心,哭喊呐喊交织一片,就像深秋的惊雷,那样的凄惨绵绵。  她东山二郎已经不是次了,更不是第二次了。现在红衣女又哭又闹的,东山二郎很是不安。  “二郎,你能不能治好胡飞的眼睛?我……我给你们好处嘛!”红衣突然不哭了,笑着试探道。  “就你?一丈的墙头都爬不过去,黑我们好处?”东山二郎齐声道。  胡飞虽然看不见红衣女,但能感觉到幸福与温暖。  红衣女虽然人有点小,但计划多多,出谋划策早就强过扬红花了,只是武功无法比对而已。  夜。红花宫地牢特别安静,东山二郎听红衣女的话答应了,这就是行动解救胡飞的方案了。  “把钥匙给我……”红衣女接过钥匙的同时,点了东山二郎二人的安神穴,他们现在就像僵尸一样,被符号封死了,无法复活。  其实,安神穴没有人教她,她只不过在《七玄剑谱》看到了学习的。  等她把胡飞扶出牢房,才想起没有拿到五毒红花粉的解药。等她点回堂穴,东山二郎立马苏醒,还没有来得及拿解药,扬红衣大笑而入。  “乖女儿,我知道你就要来救他,你怎么不想想,东山二郎身上哪有五毒红花粉的解药,他们是有解药,那是五毒麻醉丸……”扬红衣得意忘形,乐乐道。  红衣女从口袋里拿出前天在东山二郎偷摸五毒麻醉丸,看了惊呆了,的确不是解药。完了,完了,胡飞的眼睛眼睛……  “乖女儿,你只要教我七玄剑谱,我就让他夜里看星星,白天看太阳”扬红衣的条件太卑鄙了。  红衣女一时难以抉择,对于她来说,学七玄剑谱后也还是原来的自己,对眼前的母亲来说,他学会了,就无法五天了。  她流泪了,她嘴角出血了……  经过他多少考虑,他决定先得到解药解除“五毒麻醉丸”,五毒麻醉丸,是红花宫的五毒毒品,红衣女在红花宫长大的,他怎么不知道呢。   共 316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那些食物法对治疗前列腺异位有帮助
黑龙江的男科医院
云南的治癫痫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