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哈尔滨信息港 > 网络

清晨他生莫做有情痴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2:32:23

楔子:山有木兮木有枝  若一梦深藏,十年独步江湖,蓦然惊觉,弹琴吟唱间,过眼浮华散尽,即便是草鞋踏破,行至滇池,栖身大漠,痛饮十年高歌狂舞,也磨不掉心中那一丝惦念。那便该往回走,到任何岸边,撑一艘渡船,流入运河,便能回到梦中的江南。  只是二月雨季,江南恐怕不暖。柳梦唐想着,要说天气养人,大理的天气四季宜人,既不暖,也不凉,正是居家好所在。  说到自己这个新家,柳梦唐不由地环视了一圈:园子里的菜已长成,琴亭恰于昨日建好,早些天修的渠,如今也引满了水。  来到渠边,柳梦唐不由地笑意更胜,他看到微波潋滟的水里,竟有招摇的鱼苗正在游来游去。  柳梦唐复生一叹,这里本该是自己漂泊生活的一站。像这块地,在自己买下来之前,不过是一片荒原。如今家居所需一应俱全,只是没想到他的主人又要走了。  浪子归途,不知何处。  或许是天下处吧,柳梦唐自嘲地想着:前些日子自己还下定决心,往后要于此地定居,安心做一个教书匠,如今看来,恐怕又成空谈了。  柳梦唐突然想起今天要去澜沧江。说来多日前,他曾在江岸高堤上做了一把木椅,正对着大好澜沧江景。后来又在堤下近水洼地处,还置办了一艘小船。当时想着有了这些物件,以后就有了消闲的好去处。没成想就在昨日,木姑娘就约了他,说是今儿要去澜沧江岸游玩一番,顺便再和柳梦唐学学吹笛子。人家盛情相邀,柳梦唐虽不想去,但却之不恭,也只好应了。  其实说到这木姑娘,倒有个很好听的名字——木子兮。  初次听到这个名字时,柳梦唐曾感到些许讶异。据他所知,木姑娘的双亲都是老实本分的乡人,像这种从诗经化出的名字,断断不会是木姑娘两位双亲所取。  因为这层关系,柳梦唐也曾问过木子兮为什么取名子兮,但当时木子兮却只是神秘一笑,并未答他。  至于木姑娘取名的妙处,柳梦唐还是在无意中知晓的。  柳梦唐善笛,但不会轻易吹笛,所以他的笛子就一直挂在正房的墙上。当有一天,柳梦唐从澜沧江钓鱼回来,就看到木子兮在房中摆弄他的笛子。  柳梦唐知道木子兮并不会笛,看样子,她更像在把玩。看着木子兮盯着笛子那出神的表情,柳梦唐还发现木子兮葱白的手指正抚摸笛子刻字的地方。  柳梦唐不禁莞尔,他知道木子兮并不识字,所以木子兮一定在猜测笛子上刻的是什么字,这姑娘实在可爱。  看了一会,柳梦唐实在忍俊不禁,正要出声唤木子兮,却突然看到木子兮轻轻将笛子向嘴边送去。  玉笛,红唇。  在柳梦唐好奇的注视下,木子兮却只是轻轻吻了一下笛子。然后,柳梦唐就发现,木子兮的脸颊顷刻之间就像染了胭脂一样红。  夕阳的余晖透过窗,静静洒在了木子兮的脸上,那一抹红色,红的像火,似要滴出血来。  屋里的木子兮并没有发现门口的柳梦唐,却借着脸颊上的那一团火,木子兮轻轻地说出了她名字的秘密:“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这个场面实在太美,美的让人心碎,逼得柳梦唐只得悄悄地退了回去。  听到那句诗,柳梦唐突然想了起来,他次见到木子兮的时候,口中念的正是这一句。  那时,木子兮正在溪边浆洗,她抬头看了几眼远道而来的柳梦唐,脸上蓦然也像今天这般飞红了一片。  “喂,那位公子,你念的是什么诗,是啥个意思?”木子兮笑着问。  柳梦唐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含笑打量了一眼这个年轻的姑娘:木子兮身着素衣,上了淡妆,如瀑的长发,既黑又亮,只用一截红绳简单的束着。她的眼眸很亮,五官也很清秀。柳梦唐来了兴致,便坐到了木子兮身边的石阶上,和她讲了讲诗经里的故事。  两人分别之际,柳梦唐温和地问了一声:“我叫柳梦唐,敢问姑娘芳名?”  他觉得眼前这位姑娘,清新脱俗,实在大有趣味。  “我没有什么芳名,我只有名字。”木子兮一笑,“我姓木。”  柳梦唐听完,也是一笑,名字和芳名难道还有什么不一样么。不过既然知道了人家的姓,柳梦唐也就无意多问了。  自从这一次相识后,木子兮和柳梦唐便日渐亲近起来。当柳梦唐决定在此定居之后,更是连柳梦唐盖草房,种园子这种不小的事,都是木子兮在一边谋划监工,柳梦唐只做些苦力杂活而已。  这么多天相处下来,柳梦唐喜欢上了这个小姑娘。就是因为这种喜欢,他答应了教木子兮吹笛子,但也是因为这种喜欢,柳梦唐也才决定不日就从此地搬走,另寻它地生活。  所以这一次的约会,大概就是两人的见面了。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默念着这句诗,当柳梦唐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雨后泥泞的路上,心中顿生感叹,他感叹这句诗真好,好到让正值壮年的自己,此时竟也有了心力不足的疲惫感。  柳梦唐来到高堤上的木椅处时,看到木子兮早已到了。此时木子兮正坐在长椅上,低着头,手里不知道在把玩着什么。他看到木子兮今天新换了一身衣裳,通身是苗家人的盛装,头发高高盘起,收进了庄重的礼帽里。而礼帽上,则缀满了琉璃所缀成串串大红的珠子。看到这个场景,柳梦唐只是木然站在木子兮的身后,竟一步也动弹不得,腿也好像灌了铅一样沉重。  因为这分明是苗家女儿出嫁的装束!  但柳梦唐还是缓缓向木子兮走了过去,他比任何时候都显得精神。  “子兮,来得很早呢。”柳梦唐笑语。  木子兮听到柳梦唐的声音,猛地站了起来,身上的坠饰也随之一阵摇晃,她略显惊喜地转过了头,又快速地低了下去,娇声道:“柳公子,你怎么才来?”  柳梦唐先向木子兮的手上看去,那是一个刚削成的笛子,碧绿幽幽,上面还用红绳坠着挂珠,正被木子兮紧紧地握着。  “路滑,走慢了些。”柳梦唐歉意一笑,“让你久等了。”  “要不怎么说你们这些大地方来的人金贵。”木子兮咬着嘴唇,扑哧又笑了。她走上前,拉住了柳梦唐的袖子,说,“来,快教我吹笛子。”  柳梦唐悄悄地挣脱了那只手,不动声色地说了句:“好,那你先坐下。”  木子兮带着一脸笑容,听话地坐下了。而坐下后,她的眼睛就再也没有离开过柳梦唐。当柳梦唐走向苍茫的澜沧江水,一阵清凉伴着江风吹来,柳梦唐那飘扬的头发和袍子,全都映在了木子兮清澈如秋水的眸子里。  柳梦唐将笛取下,然后把笛子放到唇边。  一旁的木子兮看到也赶紧学着姿势,缓缓将笛子放在了唇边。  然后,笛声响起,却只有柳梦唐的笛声响彻在澜沧江。  木子兮的笛子虽然离唇很近,几乎已经吻上了手中的竹笛,却没有弄出一点声响。  她不敢去打搅。木子兮觉得,这就是柳梦唐教她吹笛。只是她并不明白,仅仅是这样她永远也学不会吹笛。会不会吹笛,木子兮真的在意吗?她在意的只是那个吹笛的人,所以她既听不明白这曲子的悲凉,也不会去想有没有这样教人吹笛的师傅。  木子兮抱着竹笛,痴痴看着吹笛的柳梦唐,眼神如秋水一般干净,而当眸子里映出她的王子,就是自己的脸上飞红一片之时。  一首曲终,关山难越。  柳梦唐回过头来,笑道:“这首曲子叫关山怨,我只吹这一首曲子。我现在就教你,好不好?”说着,柳梦唐便从怀中掏出一张曲谱。  “好啊,当然好。可是……可是我现在更想去划船!”木子兮眼中狡黠的光芒一闪。  柳梦唐还是那般笑着,说:“学曲子是有些枯燥,划船也好。来,下去,到船上我给你讲个故事听吧。”  听到这话,木子兮两眼笑成了月牙,她的眼本来就好看。柳梦唐现在再看,简直有些惊心动魄。  木子兮喜欢听故事,尤其是柳梦唐的故事,他的故事很多,同时也都很有趣。但到了船上,柳梦唐故事的句,就让木子兮感到了一丝讶异。  “我今天给你讲一个关于我的故事。”柳梦唐划着船,看着木子兮伸进水里赤裸的脚,提醒道,“小心,别着了凉,快穿上吧。我们那儿的姑娘可不像你这么大胆。”  木子兮并没有听懂柳梦唐所谓大胆的意思,她只是把脚一抬,直直地伸到柳梦唐的面前,又把鞋子递了过去,说:“你的故事一定很好听,喏,你帮我穿上呗。”  柳梦唐脸上的笑意更开了,说:“你和她越来越像了。我划着船,还是你自己穿吧。”  木子兮耳朵尖,眉毛一挑,低声问道:“她是谁,谁是她?”说完,她把脚收了回来,眼睛还是一丝不移地斜窥着柳梦唐,却也将鞋子给踢踏上了。  “她是她,我今天和你讲这故事就和她有关。”柳梦唐笑道。  “不是你的故事吗?”木子兮有些狐疑,她本是个聪明的女孩子。  柳梦唐不笑了,他转过头,去看澜沧江的水,回说:“是我的,也是她们的。”  良久,木子兮的声音才响起:“你讲呗,我听着。”    一:年少青衫薄,多情可为错  黄初元年,一月未半,五月大考。  文洲郊外,柳府祠堂。  柳老夫人跪在祖宗的灵前,看着墙壁上三排官服加身仪容威严的画像,双手合十叩首,口里轻声祷告着:“诸位列祖列宗,一定要护佑唐儿此次大考一举夺魁,重振我柳家威名。”  老夫人的身后,黑压压地跪了一片的人。但这些人大都是女眷,除了管事的管家,护院家丁,还有做粗活的男仆。偌大的祠堂里,竟不见一个柳家本家男丁。  拜完祖宗,柳老夫人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回头环视了一眼身后的人群,半响方问道:“唐儿娘,唐儿今天怎么没有跟来?”  听到老夫人问话,一个衣着华贵,面貌雍容的贵妇早已上前,一边上手搀着老夫人,一边回道:“老祖宗不必挂念,唐儿和媳妇说了。因为不日就要进京赶考,唐儿还在文昌楼里打点随身要带走的书,今儿就和媳妇告假,说是不能陪老祖宗来了,还望老祖宗体谅。”  说话的,正是柳老夫人的四儿媳,柳家独苗柳梦唐的母亲,王倩容夫人。  柳老夫人听了四媳妇的解释,笑说:“这也好,今儿拜祖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还是大考重要。”说话的功夫,老夫人出了祠堂,见外面一派艳阳天气,心情也不由舒畅许多,“要不,咱们顺路去看看唐儿吧。从小到大,这孩子就没出过远门,这次一走要好几个月,我哪里就舍得了。”  王夫人也笑了,说:“正要去看看呢,我也和老祖宗一般不舍。这唐儿近数月一直在文昌楼攻读,近连每日的省安都免了,媳妇思念着也许久没见他了,怪想的。”  柳老夫人含笑点头:“攻读这是好事,我们做长辈的,不扰了他就是。”  “也不是天天去,哪里就扰他,他可是您老人家重孙,哪里就那么金贵!”  两位夫人边说边笑,一路向文昌楼行了过去。  然而文昌楼里,十八岁的柳梦唐正看着书桌画上那一幅未完成的美人像,尚在提笔沉思。  门口放哨的书童伊安已经慌张地跑进来了,一边跑,一边连声叫着:“少爷,不好了。老夫人和夫人来了。”  “来就来了,慌张个什么?”柳梦唐慢斯条理又说,“伊安啊,你来的正好,来看看我这副美人,画得怎样?”  伊安一怔,连忙道:“我的少爷哎,这可不是说画的时候,老夫人一心指望着少爷今年能够大考高中,要是看到了少爷在楼里还有闲情作画,万一气坏了身子,岂不是少爷的罪过?”  “作幅画就是罪过了?瞧你这点出息。”柳梦唐轻轻一笑,“再等一会,这幅画待我题了字,你帮我给谭小姐送去。对了,谭小姐答应给我的香囊,你也一并给我带回来。”  伊安眨眨眼睛,有些担心地说:“可是老夫人……”但一见少爷完全没听他说话,只好改口,“好吧,少爷你快点题,题完我就给人谭小姐送过去。”  柳老夫人到了阁楼书房的时候,她一眼就看到了他的宝贝重孙子柳梦唐,此刻正衣冠端正捧书攻读。  “唐儿,读书呢?”柳老夫人走到专心致志的重孙身后,看了一会儿,方含笑问。  柳梦唐一惊,抬起头,见是祖母和母亲来了,连忙起身问安:“祖母和母亲何时来的,孙儿一点也不知呢?”  “我和你娘,拜完祖宗后就顺路过来看看你。”柳老夫人爱惜地抚摸着柳梦唐的手,“唐儿啊,这次进京赶考,估摸着何时能回来?”  柳梦唐心中一暖,知道这是祖母舍不得他,忙笑着道:“祖母放心,大考过后,孙儿一定尽快回家,不会耽搁太久的。”  “不,不,祖母不是这个意思。我的好孙儿,祖母从小看着你长大,哪里不知道你性子活泛,想来这些年你憋在楼里一心攻读诗书,可把你憋坏了。祖母的意思是,大考过后,你可以迟点回家,多去各地转转,放松一下身心,不必惦念我和你母亲。”  听了这些话,柳梦唐心里突然有些惭愧,原来他早已定好大考之后迟些日子回家的计划。  “谢谢祖母。”柳梦唐眼睛湿润了。  柳老夫人笑说:“谢我个什么!唐儿啊,我们家以前犯了事,全族上下就剩下你一个独苗,你就是祖母的心头肉!所以这次大考,你一定要给祖母争气。说到这里,祖母顺便提醒你一下,在大考之前,你可不要起那些歪心思哦。待你高中后,祖母也就不管你了。”说完,柳老夫人一回头,“伊安,把那画拿来。” 共 22980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男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癫痫病需要注意什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